第2552章 八方云动

定远山,伯爵府。

游戏室内,元望川正在专心的玩着游戏。

他喜欢玩游戏,只有面对完全陌生的人时,才能感到放松,感到温情。

屏幕上,在工会老大的指挥下,包括元望川在内的众人齐心合力,终于将boss推倒!

轰!

所有的人齐声高呼,场面极其热烈。

元望川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手柄。

“进来吧。”

他拿起了一边的咖啡,随意道。

门被推开,元明福走了进来:“少爷,没有打搅你吧?”

“没事,说吧。”

元望川对这个老管家没有丝毫的戒心。

“是这样的,”元明福将刚刚段飞打来的电话跟元望川说了一遍,最后道:“我已经派人核实过了,段飞说得基本正确,他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制服了罗真的贴身刺客,然后又让这个刺客杀了罗真。”

元望川微微挑眉:“其他人呢?”

“马玉奎被削了一只耳朵,正在医院急救,医生说可以接上,没有大碍。”元明福道。

“削了一只耳朵?”

元望川惊讶回头,忽然笑了起来:“这个段飞挺有意思的,居然敢得罪马德苏……嗯,应该有所依仗吧,是不是觉得我会保他?”

“他的确是这个意思。”元明福微笑道。

元望川笑意更浓:“看来他的确是看透了我的心思,在元茂典被他揪住尾巴之前,这小子还真的不能出事。算了,你帮他一下,压制住那几个家族的反应。口头许诺一些好处,等元茂典解决了,他们爱咋的咋的。”

“好的少爷。”

元明福微微躬身:“那我去做了。”

“去吧去吧。”

元望川摆摆手,再次拿起了手柄。

医院里,马德苏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心腹:“小奎被削掉了耳朵?段飞干的?为什么?”

“据说是因为几个女孩子,”心腹将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没有丝毫隐瞒。

“这混蛋!”

马德苏一阵咬牙切齿,眼中凶光毕露。

就是不知道这混蛋是在骂马玉奎,还是再骂段飞。

心腹安静的等着,没有说话。

好半晌,马德苏逐渐恢复了冷静:“算了,小奎有错在先,段飞这么处置……他这么处置也没错,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他应该还是留情了,不然的话削掉的就不是小奎的耳朵而是他的脑袋。”

“是!”

心腹低眉顺目。

“你去看看小奎,传达我的意思,不许记恨段飞,更不许找段飞惹事。同样的话传达给小山和小海,如果不听我的警告,后果他们自负!”

说到最后,马德苏声音越发严厉。

“是!”

心腹微微躬身,瞬息离去。

病房里恢复了安静,马德苏默默的看着电视,眼神却没有焦点。

忽然,他脸上的肌肉开始痉挛,牙齿紧紧咬合在了一起,眼神更是变得极其阴鸷。

另一间病房内,马玉奎头上裹着纱布,只露出一只直勾勾的眼睛望着天花板,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旁边是嬉皮笑脸的马玉山,正兴致勃勃的啃着一只苹果:“哥!我的哥!你今天可真帅啊!一只耳朵,我还从未见你这么帅过!我马玉海愿称你一声帅哥!”

“滚!”

马玉奎突然一声怒吼,抄起旁边的水杯丢了过去!

马玉山身子一闪,水杯擦着他的身体飞过,撞在墙上粉碎!

“哟,叫你帅哥你还不乐意了?”

马玉山笑容更胜:“要不要我称你一声帅男人……”

他的话音未落,马玉奎的身子如遭电击,一颤之下嗖的抽出一只手,握着一把手枪!

“我去!你别玩真的啊!”

马玉山吓了一跳,嗖得一下向外就跑!

马玉奎的枪口紧盯着马玉山的身影,手指紧紧扣着扳机,不过最终也没有开枪。

咚咚咚!

一座豪华别墅的大门外,马晓星一身皮衣,手里拿着一只不明材质的锤子,狠狠砸着大门!

“马玉海!马玉海你给我出来!”

咚咚咚!

又是一阵猛锤!

忽然马晓星的手机响了,她略有些喘息的放下锤子,看到上面的号码之后接通。

“干嘛?”

听筒里是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砸坏了大门你要赔的!”

“马玉海!”

马晓星怒道:“咱们约法三章的,你不许祸害我的人,怎么今天要把我的人送去金虎,让马玉奎操控?”

“什么?金虎?大哥?”

马玉海的声音有些迷惑:“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今天晚上!刚刚发生的!如果不是我朋友出手,她们几个都死了!”马晓星怒道。

“这样啊,我查一下啊,放心,肯定给你一个答复的。”马玉海道。

“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你说给我答复,就是赔了一些钱。这次你必须把这件事的主使给我揪出来,不然老娘烧了你的会所!”马晓星冷冷的道。

“知道了知道了,放心好了。”

马玉海不耐烦的应付了一句,挂了电话。

别墅里,马玉海站在窗前,看着马晓星开车离去,不屑的撇撇嘴:“黄毛丫头,回头就弄死你!”

后面一个窈窕身影从床上起身:“谁啊?”

“还不是我的那个好妹妹。”

马玉海打了个呵欠:“今天大哥让我找几个人,要请客。老子把差使发派下去了,没想到那些不开眼的居然找到了马晓星的头上,把她的姐妹给带去了金虎,差点出事。”

“哦,那怎么办呢?”窈窕身影好奇道。

“还能怎么办,凉拌呗。”

马玉海冷笑转身:“这丫头无根无底的,现在老头子还在,不能动她,等以后……哼哼!”

他一个饿虎扑食,向着大床上落去!

与此同时,缙阳东南,元茂典的庄园内。

“就这样了?”

元茂典皱眉看着面前的中年人,冷冷的问道。

“是的,爵爷。”

中年人毕恭毕敬,比老母鸡都乖巧。

没办法,面前的可是缙阳顶级贵族之一,虽然只是个勋爵,但是背景深厚。

所以哪怕他身为潘家家主,缙阳顶级家族之一,在这位面前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我很不满意!”

元茂典冷冷的道:“你今天这事做得虎头蛇尾,漏洞百出!要么不做,要么做绝!市中心怎么了?为什么不直接动手?非得将他拉到郊外?费这个劲干嘛?”

“但是,如果闹得太大,伯爵……”潘家家主嗫嚅着道。

“他能怎么样?”

元茂典冷笑:“出了事我负责,你怕什么?”

“是!”

潘家家主乖巧低头。

“这事就算了,马上准备新的计划,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到段飞的脑袋摆在我的面前!快去!”元茂典一挥手道。

“是,属下领命!”

潘家家主躬身后退,直到退出书房才敢抬头,快步离去。

喜欢逆天小农民请大家收藏:()逆天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