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5章 范波

这里看着距离小镇很近,但其实走起来却也不是那么轻松,尤其秦瑞云还穿着高跟鞋,刚走一会儿便已经迈不开腿了。

看到段飞望着她的脚,秦瑞云俏脸一红:“我……过了这段山路,应该就好起来了。”

段飞没说话,转身从邪王空间中抽出一条裤子,随手扯成布条。

“坐下!”

他指了指旁边的一块大石头。

秦瑞云不明所以,只好乖乖坐下。

段飞将她的高跟鞋脱下来,看到一对小巧玲珑的玉足,洁白的仿佛透明一般。

美啊!

段飞没有恋足癖,但看到这么完美的小脚,也忍不住一呆。

秦瑞云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小脚,羞的满脸晕红,恨不得将脚藏进裤子里。

但她今天穿得是一条修身七分裤,连小腿都护不住,更别说一双玉足了。

顿时,她除了将一对小脚搅在一起,也做不了别的了。

段飞回过神来,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轻咳一声卸去尴尬。

他拿起布条,细心的在秦瑞云的小脚上包裹起来,直到将一对小脚裹得严严实实,厚厚的一层为止。

“走两步试试。”他对秦瑞云道。

秦瑞云将信将疑的从石头上下来,走了几步忽然眼睛一亮。

虽然只是布条包裹着,但走起来完全没有硌脚的感觉,更像是穿了一双布鞋,甚至比布鞋还要合脚。

“真不错!”

她看着这双名副其实的‘布’鞋,赞叹道。

“那咱们走吧。”段飞笑道。

这次秦瑞云走起来轻松自如,和段飞并肩而行。

走了一段,秦瑞云忽然发现两人间的气氛有点古怪,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是对话!

两人一起走路,却没有人说话,这也太尴尬了,好像真的是路人一样。

秦瑞云轻咳一声:“你就没有想说的吗?”

段飞看了她一眼:“当然有,但你不会回答我的。”

秦瑞云多聪明,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微一迟疑道:“你还是想知道范公子的事情吗?”

“范公子?”

段飞呆了一下随即明白:“是刚才坐着直升机追你的人?”

“是的,他叫范波,原来和我也认识,算熟人吧。”

熟人……

段飞眉头微皱,为什么熟人会闹到这种地步呢?

秦瑞云自顾自说下去:“当初范波也是世家子弟之一,家住晋阳城,虽然称不上顶级家族,但是也能排进前十。只是范波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招惹一些不该招惹的对象……”

“被灭门了?”段飞问道。

秦瑞云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虽然被灭门,但原因有点曲折,也算是自作孽,具体的我不和你说了。范波比较幸运,没有死在这次灾难之中,从晋阳逃了出来。”

“但他得罪的人太过强悍了,即使逃出晋阳也不安全,直接逃出了晋西省,才算是有了喘息的空间。”

“经过这样的劫难,原本的世家公子范波,已经成了流亡少爷。偏偏他还不吸取教训,依然想着那个不该想的人。”

“为了满足这个愿望,他想到了一些歪门邪道,于是花重金购买情报,得知他的目标人物有件衣服被人偷了出来,要在这次拍卖会上出售……”

“就是这件内衣?”

段飞看向秦瑞云紧紧抱着的书包。

“嗯,”秦瑞云轻轻点头。

“一件内衣而已,至于这么重要吗?”段飞还是不懂。

秦瑞云的大眼睛在段飞脸上一抓:“段飞,你也是修行界的一员了,难道你没听过诅咒的说法?”

诅咒?

段飞瞬间醒悟:“你是说……范波打算利用这件内衣对目标进行诅咒?”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秦瑞云轻声道:“不然的话他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买一件衣服?”

段飞一时无语。

好像秦瑞云说的也没错,正常人谁会花这么多钱买一件旧衣服呢?除非他另有目的,或者有某种疾病。

而无论是哪一种说法,都不是衣服的主人能够容忍的。

“你说了这么多,这个人到底是谁啊?”段飞好奇道。

秦瑞云摇头:“时机未到,你知道了没有好处。如果时机到了,我会带你主动去找她。”

段飞笑道:“又来了!说的好像那人好像是公主似的,老子还不稀罕见她呢!”

“公主?”

秦瑞云轻轻一笑:“好像也差不多了。”

段飞心中一动,他曾经听韩乐颐说过,秦瑞云有个十分不错的闺蜜,有着不亚于公主的身份,难道便是这个人?

不过秦瑞云这么三缄其口,段飞也不想强人所难,将这些疑问强行咽到了肚子里。

“可惜了,”秦瑞云继续说道:“范波其实本性不坏,就是太痴心妄想了。刚才拦阻咱们的两人,年轻的的不清楚,但那个老者是范家的老人,一辈子对范家忠心耿耿,范波能够活的这么好也多半是老人的照料。”

“但现在老人没了,范波又是这样的脾气……”

她摇摇头,显然对范波的前途不看好。

“是吗?”

段飞眉头微皱,心中转了几个念头,但最终还是摇摇头。

如果他提前知道这件事的话,肯定已经杀了范波斩草除根了。如范波这种人,肯定执念极强。这种执念就是一把双刃剑,伤己伤人。这次他被自己阻拦,肯定会记恨自己一辈子。

被这种近乎痴傻的人惦记上,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有可能的话段飞肯定不想有这样的敌人。

但秦瑞云却只想着曾经和范波是熟人,一时间心软放过了他,给将来埋下了很大的隐患。

段飞本想追过去杀掉范波,但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肯定是追不上了。

看到段飞的表现,秦瑞云清舒一口气,她已经猜到了段飞的想法,为自己的做法而庆幸。

如果她一开始就说出范波的身份,段飞肯定已经杀了范波,拖延到现在才说,也是对范波做得最后一件事吧。

这丫头虽然聪明,但对人心的把握上,终究还是欠缺了一些。

两人说起了一些相对轻松的话题,不知不觉间已经进入了小镇。

喜欢逆天小农民请大家收藏:()逆天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