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所谓狠毒

一边走,马经纬一边介绍历斯科的地点。

“本来历斯科都要来了,也来到了科布城,但刚进城便看到了一个美女,把这个家伙的魂都勾了去。

于是历斯科立即决定,让那个斯奎尔带人过来替马经纬报仇,而他则追着那个美女走了。

“这么荒唐?”

听了介绍,段飞很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旁边的萨贝尔也是一脸鄙夷:“你们男人果然都这个德行。”

段飞斜了她一眼:“放心,你不会遇到这种倒霉事的。”

“段飞,你再说一遍?”

萨贝尔先是一呆,醒悟过来之后直接炸了。

段飞不敢回话,而是对马经纬道:“你知道历斯科去哪里了吗?”

“知道,因为当时我听得有人说了,那个美女是相思鸟裁缝店的老板娘。”

“这就好办了。”

段飞立即招手,叫停了一辆出租马车,上了车之后道:“相思鸟裁缝店知道怎么走吗?”

“当然知道,几位请做好。”

车老板很热情,直接一鞭子下去,马车开始跑动起来。

……

一家装潢精致的店铺内,一片狼藉。

历斯科的蓝脸阴沉沉的,望着地上的斯奎尔:“你就这么给我办事的?”

“老大,那个秋高志是真的厉害啊!”斯奎尔哀求道:“我没办法……”

砰!

斯奎尔的身子直接飞出,将屋门直接撞烂,滚翻在院子里。

“真给我丢人!”

历斯科将腿收回来,冷冷的道:“在外面等着,我收拾完了这个秋高志,再和你算账!”

院子里远远看着的手下们顿时一哄而散,躲到了院子外面。

拍拍手,历斯科转身望向里屋,刚才还阴沉的脸色已经变得阳光灿烂:“美女,不要着急,我这就来了。”

一边走,他一边开始扒身上的衣服,一副猴急的样子。

屋里,一位姿色诱人的女子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薄纱,脸颊晕红,春意无限。

在旁边的地上还躺着一个男人,满脸是血也不知是死是活。

“死样!”

看到历斯科进来,女子白了他一眼,娇声道:“你可真忙啊,这么紧要关头都不忘处理公事。”

历斯科诉苦道:“不怨我啊,实在是那帮混蛋废物,不然哪里……呜呜!”

很快两个男女便抱在了一起……

……

“这里就是相思鸟裁缝店了?”

下了马车,段飞看了看店铺前的招牌。

“看那些人,不就是盘武楼的吗?”

马经纬眼尖,指着店铺周围几个来回走动的壮汉说道。

“还真是!”

段飞点点头:“咱们进去吧。”

三人进入店铺,发现生意还不错,不过却没有看到历斯科和这里的老板娘。

“请问,你们老板……老板在哪?”

拦住一位伙计,段飞本来想直接问老板娘,但觉得那样太尬了,便问了老板。

“老板啊,应该在后面吧。”

那个伙计指指后院。

段飞道了谢,直接来到了后面,发现这里是个胡同,正对着他们的是另一处大院子,院门前站着十几个盘武楼的壮汉,其中还有满脸晦气的斯奎尔。

“肯定没错了!”

见到这一幕,马经纬笑了起来。

段飞不认识斯奎尔,却认识盘武楼的装束,当即大踏步向院子里走去。

“站住!”

盘武楼的人看着段飞想进院子,立即拦住了他。

笑话,老大正在里面快活,能放外人进去打扰吗?

段飞微微一笑,果然停下了脚步。

……

随着一声高亢的欢呼,历斯科长出一口气,从女人身上滚了下来。

女人的脸颊晕红,缩在他的怀里:“死样,你以后还来吗?”

“当然,要不你干脆去盘武楼吧,咱们天天快活。”历斯科道。

“我这里怎么办?”女人有些犹豫。

历斯科笑道:“如果你还想做老板娘,那就在这里好了,我的人会帮你照顾着,绝对没人敢欺负你。”

“好啊!”

女人兴奋的送上香吻。

半晌后两人分开,历斯科穿上衣服道:“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回头再来找你。”

“不要骗我啊。”

女人含情脉脉的望着历斯科。

历斯科只觉得身心舒畅,大步向外走,但刚刚跨出屋门,便听到一声怒吼:“狗贼!”

随着喊声,那个方才还躺在地上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手中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对着历斯科的背心猛刺!

“找死!”

历斯科一声冷笑,身形不动一脚踹出!

砰!

男人惨叫一声,身子狠狠撞在旁边的桌子上,顿时碎屑飞溅,满身是血!

但他却没有昏过去,依然咬着牙,手中紧握着那把尖刀,狠狠的望着历斯科。

“不服?”

历斯科冷笑着走过来,蹲在男子面前:“不甘心你老婆被我玩?”

男子咬着牙不说话。

“啧啧,瞧瞧你这个德行!”

历斯科不屑的摇着头:“还不服……你特么有什么不服的?老子是盘武楼的楼主,你就是一个做生意的,而且生意还不大。老子能够让你老婆快活,她亲口承认老子比你强的多!”

听到这句话,男人气的眼睛圆睁,一口血喷了出来。

历斯科嘿嘿一笑:“所以你特么犟什么?你老婆我玩都玩了,玩腻了之后会还给你,你生什么气?”

呸!

男人一口血痰吐过来,却被历斯科躲过。

“找死!”

历斯科眼中凶光一闪,就要下重手。

但看到男人眼中毫无惧色,他的手却没有落下。

“一拳打死你就太便宜你了。”

历斯科冷冷一笑:“既然你不服,那我就会想办法让你服!”

他站起身来在院子里走了几圈,眼睛忽然一亮:“你不怕死,但你儿子怕不怕死?你女儿怕不怕死?还有你的家人……嘿嘿,老子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不要!”

男人面色大变,终于开口求饶。

“知道怕了?”

历斯科得意一笑,看着男人跪爬过来,对着他不断磕头:“那以后老子玩你老婆的时候,老实在一边伺候着,随叫随到,知道吗?”

“知道,知道……”

男人咬着牙,几乎用尽了力气吐出了这几个字。

屈辱,让他的身子都在颤抖,可是因为家人的关系,他不敢发作。

“知道就好,去准备一些吃的,待会儿老子还要回来和你老婆共度良宵……哈哈!”

历斯科浑身舒畅,大笑着就要离开。

忽然,他的笑声嘎然而止,皱眉望向外面:“怎么回事?”

喜欢逆天小农民请大家收藏:()逆天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