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4章生生冻死!

听了萨贝尔的判断,段飞也点点头。

就他的直觉来说,也觉得这个马经纬应该说的是实话。

“既然你已经委托了盘武楼帮你报仇,为什么现在还缠着我?”段飞问道。

“因为盘武楼不讲信誉!”

马经纬咬牙切齿,将前面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

段飞点点头,同时手指一弹,再次弹飞了秋高志刺过来的一剑。

秋高志几乎要疯了,他刚才那一剑已经属于偷袭了,瞅准了段飞的空档,而且还是段飞听马经纬讲述的时候,结果还是落空!

“这是你逼我的!”

他猛地后退一步,手指在细剑上一划,顿时鲜血涌出,浸润了剑刃!

“末日霜华!”

随着秋高志的断喝,他手指的细剑锋芒暴涨,散发出了惊人的寒意!

马经纬脸上瞬间失血,惊恐的道:“咱们快走,这家伙太可怕了!”

段飞却视而未见般淡淡的道:“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你既然将报酬给了盘武楼,他们有责任替你报仇。现在我带你去找他们,然后让盘武楼杀回来就行了。”

“可是……可是……”

眼见秋高志手中的细剑绽放出一朵朵的冰莲,无数冰刺剑身上伸出,马经纬几乎要尿了。

就连萨贝尔也有些担心:“段飞,真的没事吗?”

而杰布尔在后面冷笑不已,他不知道段飞是来干嘛的,但既然一脚踏入了这个修罗场,那就别想着摆脱干系!

眼见着秋高志用出了压箱底的本事,他沉声喝道:“就是这样,杀了这个混蛋,立威!”

秋高志的细剑已经变成了一根冰柱,无数冰刺从剑身斜向上伸出,伴随着慑人的寒意,惊人之极!

“小子!”

他手中的冰剑指向段飞:“现在跪下求饶,然后留下你身后的小妞,我可以考虑给你个痛快,不然的话就将你冻成冰柱,让你体会从手指一寸寸失去知觉,生命逐渐离你而去,却又无法挽回的痛苦!”

“是吗?”

段飞无所谓的撇撇嘴:“现在我也给你一个机会,按照马经纬的名单杀了他所有的仇人,然后你自杀,这样你还能落一具全尸!”

“还特么嘴硬!”

秋高志勃然大怒,手中冰剑一扬冲着段飞当胸刺来!

剑未到,寒气先到!

空气似乎也被冻结,发出了咔咔声响!

萨贝尔面色大变,这份威力即使是全盛时期的她,也未必能够好好的接下来。如今段飞实力损耗大半,还能接住吗?

马经纬更是面如死灰,已经放弃的闭上了眼睛。

段飞的面色却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伸出手抓向冰剑……

双方相对而行,瞬间便撞在了一起!

咔嚓!

清脆的碎裂声中,段飞的手毫无阻力的前行,狰狞的冰剑如玻璃般瞬间破碎,直到剑柄!

砰!

段飞的手在捏碎了剑柄之后继续向前,直接撞在了目瞪口呆的秋高志胸口,将这个家伙撞得向后飞出,半空中便狂飙鲜血!

“早就警告过你了!”

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段飞淡淡的道:“结果还是执迷不悟!”

说话间秋高志的身子已经撞到了墙壁上,又是一声闷响,墙壁上出现了一大团血渍,然后这家伙的身子颓然落地,口中鲜血不断涌出。

这……

目睹了这一切的人唯一的表情便是瞠目结舌!

尤其是杰布尔,更是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他可是刚才还目睹了秋高志瞬秒盘武楼几个打手的场景啊,正自得意秋高志的身手,怎么……怎么眨眼间便成了这个样子?

而且虽然他不懂武道,但秋高志刚才冰剑的狰狞他可是亲眼目睹了,怎么看也不应该就这么完蛋啊!

不光是他,马经纬同样目瞪口呆,心头的震撼丝毫不下于杰布尔。

刚才秋高志的冰剑就在他的面前,那种刺人的寒意让他的身子至今还没有完全暖过来,直面冰剑的恐怖更是可想而知,结果段飞随手一抓,不仅冰剑碎裂,连秋高志都变成了半死不活!

难道这个段飞是远比秋高志强得多的高手?

萨贝尔目光复杂的望了段飞一眼,她虽然已经知道段飞保留了一些实力,而且还目睹了段飞一拳打飞野猪王的恐怖,但段飞如此轻松捏爆一把这么强悍的冰剑,还是让她心有所感。

段飞的实力果然高深莫测!

噗!

瘫在地上的秋高志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身子颤抖着想要站起来。

“他……他没死!”

马经纬如被扎了一下似的尖叫道。

“差不多了!”

段飞淡淡的道:“寒意入侵,他的四肢已经被冻结,并且这股寒意还会继续入侵,逐渐将他的全身变成冰人。最主要的是,这股寒意还是无法逆转的,直到将他最后冻死,并且全程他都会感知到这种逐渐失去生命,却又无可奈何的感觉!”

嘶!

这几乎就是秋高志刚才威胁段飞的话,现在被段飞用在了他的身上,顿时吓得众人无不变色。

“饶……饶命!”

秋高志挣扎着开口,望着段飞的眼中满是哀求:“救我……求求你放了我!”

段飞冷然一笑,没听到一样向外面走去。

“饶了我!求求你饶了我!”

秋高志发疯了一样向着段飞大叫,还想爬过来。

但刚刚一动,他的左脚便咔嚓一声断成两截,断裂处血肉宛然,却没有半点鲜血,恐怖至极!

“啊啊啊……”

秋高志惨叫起来,因为他的双手也已经被冻断,显然是段飞的话没有骗他。

目睹了秋高志的惨状,酒楼里剩余的人群人人自危,望着段飞的背影如见恶魔!

杰布尔更是已经瘫在了地上,眼睛中满是茫然。

他知道自己完了,秋高志这个最大的倚仗没有了,而且盘武楼很快就会卷土重来,他的凤舞钱庄拿什么抵挡?

跑?

往哪里跑?

盘武楼是这里的地头蛇,怎么可能跑得过!

“完了!凤舞钱庄……完了!”

杰布尔跪坐在地上,满脸都是悔恨的泪水,为自己的命运,为凤舞钱庄的命运而悲号。

同时他也深深后悔,为什么当初不把富源钱庄赶尽杀绝,为什么不及早除掉这个马经纬!

“我后悔啊!”

喜欢逆天小农民请大家收藏:()逆天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