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鸡舍惨案

吱!

啸天黑虎车在星海公司的停车场上停稳,段飞下了车。

他目光冷冽,神情严峻,身体周围似乎还裹挟着隐隐的压力。

没办法,无论是谁被不好的消息打扰,那都会是这样的心情。

就在段飞和林湘相处融融,眼看着林湘的身体就要好起来的时候,一个电话却打破了这美好的气氛。

电话是段林打来的,告诉了他一个算是噩耗的消息,培养玄品肉类的鸡舍被摧毁了,还死了一个工人!

可想而知,收到这个消息的段飞是何等的震惊!

他想询问具体情况,结果段林也说不太清,只是让他快点回去。

所以段飞便坐上车,极速赶了回来。

“你先等一下,说不定待会儿我还会用车。”段飞对楚芊芊道。

“好的段哥,我就在车上等着。”楚芊芊道。

段飞匆匆步入办公楼,刚一踏入会议室,便看到了脸色冰冷的段林。

“到底怎么回事?”

兄弟俩也没什么客气的,段飞直接问道。

段林取出手机,上面正展现着一幅幅的图片。

满地狼藉!

这是段飞看到图片之后的第一印象,本来鸡舍内养了数百只的肉鸡,现在只剩下了满地的鸡毛,还有一些残缺的肉鸡残尸。同时各种设施也被摧毁严重,好像刚刚经历了一次车祸!

“眼看着这些鸡就要出栏了,却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段林咬着牙道:“已经查明了,起码少了一百多只鸡,剩下的被吓死了两百多只,还有不到一百多只幸存。”

“有人偷鸡?”

看着这乱七八糟的景象,段飞皱眉问道。

“不知道,因为警方还在侦查,没有出结果。”

段林先是摇摇头,又道:“现场的监控被人破坏了,所以没有任何视频影像资料。”

“不是说还死了个人吗?是谁?”段飞眉头皱的更深了。

“死者叫杜荣,是邻近黄兴村的,担任鸡舍的夜间看守,可能是他发现了凶手,所以死的有点惨。“

段林将手机往后拨了几张图片,然后转过头去不敢看。

段飞看到,这是一具成年男人的尸体,面目狰狞,双目圆睁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他的前胸到肚皮被豁开了一个大口子,五脏六腑清晰可见,却少了许多内脏。

“难道是被野狗或者野猪害的?”

看到这死状,段飞有些吃惊。

也只有野猪或者野狗才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口了,附近的山里没有特别大型的兽类,狼更是早已绝迹。

“不知道,警察初步诊断是兽类造成的,但具体的还没判断出来。”段林说道。

“这杜荣的家人呢?”段飞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通知了吗?别亏待了人家。”

“哎,说起来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杜荣是一位光棍,家里的亲人早已过世,只有一位表姐还在,我已经通知了她,准备将赔偿和抚恤交到她的手里。”段林苦笑道。

段飞点点头,他知道段林会把这一切处理好的。

“我去现场看看。”

说着,段飞将手机还给了段林。

这片公司就是他的,自然也不需要别人带路,所以他下了办公楼之后,坐上黑虎车直接到了现场。

刚刚下车,段飞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不久前打过交道的朱博。

看到段飞过来,朱博也主动迎上来。

双方都没有寒暄的心情,段飞直接问道:“怎么样了?”

朱博边走边道:“情况很诡异,我们还没有发现明显的线索。”

“说说,”段飞道。

“嗯,首先现场没有看到大量人类活动的痕迹,所以可以排除团伙作案的可能,而且周围的监控也没有人群经过的记录。其次经过侦查,确定所有的设施破坏都是人为的,而凶器就是这个。”

说着,朱博指着地上一根杯口粗的撬棒。

这撬棒足有一米半长短,粗略估计也得二十多斤,能用这种武器的绝对有把子力气!

“上面肯定有指纹吧!”段飞冷笑道。

朱博的面色忽然变得有些古怪:“的确有指纹,而且我们也比对出了目标。”

这么快便找到了凶手?

段飞难以置信的看着朱博,却见他指指地上那具被白布盖住的尸体:“指纹就是他的!”

这下段飞也懵逼了,看看撬棒再看看已经死透了的杜荣,反问道:“难道是他砸坏了这下设施?”

“从现场找到的线索来看,只有这个可能。”

朱博说着将段飞带到一边,指着地上已经被标注出来都痕迹:“看,这是杜荣的足迹,无论是鞋底花纹还是走路姿势,都是杜荣无疑。而且撬棒上面除了他的指纹,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设施上同样也只有这一根撬棒的砸痕,我们也没理由怀疑会有第二个人。”

这真是见鬼了!

看着杜荣,再看看乱七八糟的鸡舍,段飞脑子一片混乱。

如果说杜荣发疯,砸坏了鸡舍的话,那么他又是怎么死的?而且那些鸡去哪儿了?

“段大哥,这个杜荣死的也很奇怪。”

朱博将段飞拉到了杜荣的尸体旁边,将白布揭开,顿时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图片的表现力到底不如亲眼所见,现在近距离看着杜荣那狰狞的伤口,以及残缺的内脏,还有隐现的骨骼,如果承受力不够的人,极易受到影响而呕吐。

但段飞毕竟经过了无数战斗,所以并不在乎。

“你看,杜荣的伤口处全都咬痕,而且除了胸腹处,其他地方却完好无损,这说明了什么?”朱博皱眉道。

“是很奇怪的,”段飞也看出了端倪:“如果是野兽偷袭的话,最可能的是直接咬断他的脖子,这是最高效也是野兽最喜欢的捕猎方法。如今却只是咬穿了肚子,不合常理。”

顿了顿,段飞又问道:“能通过咬痕判断出是什么野兽咬的吗?”

朱博道:“我们已经联系了兽类研究专家,不过还没有赶到。”

段飞继续观察着杜荣的伤口,忽然他目光一凝,看到了一样东西!

更确切的说,是几根毛发!

段飞伸出手,小心翼翼的从杜荣的腹腔内将这几根毛发取了出来。

他捋去毛发上面的血污,拈在手中对准了阳光——

顿时,这几根毛发闪耀出金黄色的光泽!

喜欢逆天小农民请大家收藏:()逆天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