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老同学

段飞和楚芊芊循声望去,却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孩,穿着也是相当的出挑,一双白生生的大腿暴露在外,昂着能扎死人的下巴,不屑的望着两人。

在女孩的身边还有个大腹便便的衬衫男,尽管额头上已经见汗,他却依然将领带扎得紧紧的,似乎领带才是他的本体。

段飞两人互望一眼,然后对着两人笑了笑,便想转身离开。

然而,那个艳妆女孩却惊咦了一声:“楚芊芊?”

楚芊芊一愣,也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眼,然后也是啊了一声:“胡晓丽!”

“嗨呀,真是你啊!”

胡晓丽一把拉住楚芊芊,油光光的脸上布满了笑容。

“来,我给你介绍。”

她拉着楚芊芊对衬衫男说道:“芊芊,这是我老公常明东,承业汽贸便是他家的产业。老公,这是我从小的同学楚芊芊。”

原来是老同学见面,段飞了然的点点头。

同时他也看了看这个常明东,毕竟承业汽贸他不久前还听说过,并且与它们的总经理董强打过交道。

常明东一双眼睛死盯着楚芊芊,好像在放光一样,然后伸出肥手:“你好美女,很高兴认识你。”

楚芊芊的笑容有些勉强,伸手和对方握了一下打算分开,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死拉着不放,顿时囧的楚芊芊俏脸通红。

段飞眉头一皱,走过去一把打开常明东的手,然后握住:“你好,我叫段飞。”

常明东的脸瞬间便耷拉下来,显然对过来打断自己揩油的段飞没有任何好感,敷衍的握了一下,然后又对楚芊芊笑道:“芊芊,要不要和我一起逛车展?”

楚芊芊看了段飞一眼:“对不起,我要和老板在一起。”

“老板?”

常明东意外的看了段飞一眼:“不知道段老板是做什么生意的?”

“就是开了间药房而已。”段飞淡淡的道。

“药房?”

常明东脸上现出了讥诮:“段老板的生意可真够大的啊!”

胡晓丽配合的发出了尖利的嘲笑声:“老公,你这就不知道了,药房如果买点假药过期药,其实也挺赚钱的。”

“是嘛,”常明东笑的更加欢畅,并且有意大声说道:“段老板也经常卖假药吗?”

周围人听到他的声音,再瞧瞧段飞,顿时都露出了鄙夷的眼神。

楚芊芊非常尴尬,就要拉着段飞离开。

“别走啊!”

胡晓丽拉住了楚芊芊:“既然来了就玩玩呗,我们公司主要销售东瀛车。尽管你们买不起,看看也不要钱的。”

常明东也对段飞道:“段老板,晓丽见了同学有些高兴,你别介意。要不你自己去其他地方转转吧,等会儿晓丽会把芊芊送回去的。”

段飞眼睛一眯,这个家伙居然想把他和楚芊芊分开,什么意思?

他笑了笑:“不用,我和芊芊在一起就行了。”

常明东脸色一沉,似乎对于段飞不识抬举十分不满,冷哼一声走在前面。

前面两个女孩子正在说着别来的往事,不过基本都是胡晓丽叽叽喳喳,楚芊芊最多就是应两声不至于冷场。

胡晓丽介绍着自家公司的东瀛车:“看到了没,东瀛车的特点就是外形靓丽,驾驶舒适,同时还很省油,最适合一般家庭购买了。有没有兴趣来一辆,我让老公给你打九折,同时申请汽车贷款。”

常明东适时插上:“是啊楚小姐,你看中了哪款和我说,八折都没问题啊!”

胡晓丽一愣:“老公,八折咱们……”

常明东根本没看她,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楚芊芊的俏脸和完美身材,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要不这样吧楚小姐,我的秘书最近刚刚辞职,你有没有兴趣过来我们公司?待遇方面好商量,同时我还可以免费给你配辆车,只要你在公司做满三年,这车就自动转到你的名下。”

段飞的眼睛眯起,一丝冷光乍现。

这个常明东好像跟他有仇一样,见面便是冷嘲热讽,现在居然又当着他的面前挖人,这是将他当成了空气啊!

胡晓丽的脸上现出了几分迟疑,显然她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楚芊芊连忙推辞:“不了常总,我对现在的工作很满意。”

常明东眉头一皱:“是不是当着你们老板的面不敢说?没关系,在我这里没人敢对你怎么样,大胆的说出你的想法就行。”

段飞轻咳一声:“常老板,这话过了吧?”

“过了?”常明东回头淡笑道:“过什么,人才的正常流动,你管得住自己,难道还管得住自己的手下去哪里工作?”

楚芊芊感觉到了不妙:“常总,我真的不需要换工作,谢谢你的好意。”

胡晓丽连忙帮腔:“是啊老公,芊芊既然不想来,你就别逼她了。”

常明东勃然大怒:“我和人说话有你的什么事?给我滚一边去!”

周围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常明东就这么当众怒斥,胡晓丽的脸色阵红阵白,厚厚的脂粉都挡不住。

“滚!”

常明东一把将她推到了一边,亲自对楚芊芊道:“芊芊,看到这款娅歌了吗?红色的喜不喜欢?十六万,我算你十二万,免首付。你现在就能开走,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给我,怎么样?”

胡晓丽的心中颇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她哪里是常明东的老婆,充其量就是对方的情妇,而且还是挤掉了其他情妇才当上的,现在看常明东的样子,似乎又有了新目标,自己要被抛弃的样子。

正在楚芊芊不知所措,常明东大献殷勤的时候,忽然后面传来了一个淡淡的声音:“东瀛车?这种车都不怎么结实,如果可能的话就别买这种车。”

常明东勃然大怒,他卖的就是东瀛车,现在居然有人当着他的面说这种话,那就和打他的脸没区别。

他阴冷的目光扫过去,居然是段飞,正悠闲的走过来。

“段老板,你可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啊。”常明东冷笑道。

“当然,”段飞无所谓的耸耸肩:“东瀛车是纸糊的,难道我说错了?”

喜欢逆天小农民请大家收藏:()逆天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