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推河里

    这一天赶路很顺利,到了这天晚上,狩猎队算是行程过半了。

    热带雨林里赶路,这是特别消耗体力的,脚下的路再难,光是走走那也还行,关键是天气闷热,一直走到黄昏时分,大家是人困马乏。

    赶紧找地儿扎营休息,今晚这顿饭,林朔就让林映雪自己来了。

    闺女天天吃自己做的,今晚爷俩换一换,自己吃吃闺女做的。

    反正小姑娘做手术的时候手很稳,给亲娘下药剂量也挺有分寸,有这两样基本功,也就能做饭了。

    好不好吃另一说,至少吃不死人。

    林映雪倒是不排斥这个活儿,干得还挺认真的。

    她也跟昨晚似的打了一头貘过来,根据记忆按照昨晚林朔的处理方式来,大致上是依葫芦画瓢,在加上一点自己的临时创作。

    她是干得津津有味,狩猎队其他人看得是心惊肉跳的。

    林朔这会儿却没工夫指导,因为他电话响了。

    掏出卫星电话一看这号码,林朔就跟被火燎了屁股似的,赶紧一溜烟躲雨林里接电话去了。

    这是狄兰办公室座机的号码,林家二夫人上来第一句就非常彪悍。

    只听狄兰淡淡问道:“林朔,我闺女还活着吗?”

    “反正比我活得好。”林朔答道。

    “你爱死不死,总之别把我闺女搭进去。”

    “是,夫人。”林朔低声下气的。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只听狄兰又说道:“听说,秦家人去帮你了?”

    林朔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世上还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还没二十四小时呢,消息要传到狄兰耳朵里,按照园区的职权分配且得拐好几道弯呢,居然这么快就拐完了。

    说书的嘴唱戏的腿,秦高远和曹冕这俩家伙,就该说书去,这嘴也太快了。

    只是林朔现在还不清楚,二夫人到底知道多少。

    听她的语气有点儿诈胡的意思,应该是没知道多少,主要是套话。

    于是林朔语气很平静:“是,水里的东西,得找专人帮忙。”

    “是个女人吧?”狄兰问道。

    林朔眉头一皱,得,知道得还挺多,只能耐着性子解释道:“秦家人水下功夫女的比男的强。”

    “表妹,是吧?”狄兰说道,“秦家第一高手,秦月容,你以前的未婚妻。”

    林朔一听这话是两眼发黑,不由问道:“谁告诉你的?”

    “不用谁告诉。”狄兰淡淡说道,“你也不想想苏冬冬是干嘛的,查你的事儿不跟玩儿一样,秦月容我们几个早就知道了,懒得跟你计较而已。”

    “夫人,是这样,你听我解释。”林朔这会儿心就乱了,开始想词儿。

    因为真实情况是不能说的,什么闺女被海妖抓走,自己没办法必须要请人过来,这个他要是敢告诉狄兰,狄兰肯定就炸了。

    临时得找个说法,可这一时半会儿的林朔还真想不出来,心里于是就着急。

    “反正家里几个黄脸婆呢,你估计是看腻了。”狄兰冷冷说道,“所以想见见故人,旧情复燃一下,我倒是可以理解。”

    “您千万别这么理解。”林朔说道,“我这儿的事情,确实非她来不行,其他人来就是送死。”

    “是吗?那如果我来的话,是不是也送死啊?”狄兰问道。

    林朔这就被问愣了,不明白她到底什么意思。

    “机票我已经订了。”狄兰说道,“你林朔要是觉得我没你这个未婚妻重要呢,回头就把我推河里去,喂给那些海妖。”

    林家二夫人说完这番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林朔赶紧再打过去,对面不接。

    林朔又拨通了杨拓的电话,问道:“你们副院长请假了?”

    “她还用请假吗?”杨拓淡淡说道,“林朔,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不是,你也知道了?”

    “废话,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道理你不懂啊?园区里上上下下基本上都知道了,秦月容,是吧,未婚妻,旧情复燃。”杨拓说道,“哎呀林朔,我是真没看出来,你藏得挺深啊,咱们喝了这么多顿酒,这个女人你都没跟我提起过……”

    林朔心里很郁闷,反问道:“这根本不重要嘛,再说了,咱俩这么多年哥们,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是那种人吗?”

    “我是觉得你不至于。”杨拓说道,“可你也知道,我杨拓除了科研方面还有点话语权,其他方面那是人微言轻的,我说什么人家也不信嘛。”

    “那你帮我拦着点狄兰,别让她过来添乱了,这儿的情况很危险。”

    “我要是去拦她,那就是我的处境很危险了。”杨拓说道,“我打不过她。”

    “谁让你跟她动手了,你跟她讲理嘛?”林朔说道,“你这方面不是挺厉害吗?”

    “这种状态下的女人,能听得进去道理?林朔你五个老婆了,怎么对女人的了解还不如我呢?”杨拓说道,“行了,你就准备一下,迎接咱们狄副院长莅临视察吧,我看这样也好,清者自清。我这会儿比较忙,挂了啊。”

    收了这通电话,林朔满腹心事地走出林子,然后就看向苗成云了。

    秦家不可能这么快就走漏消息了,唯一的可能就是狩猎队内部。

    而这儿有卫星电话的,就俩人,一个林朔一个苗成云。

    所以到底是谁干的,这等于是明摆着的。

    苗成云这会儿神情很淡定:“你看我干什么?嫉妒我帅啊?”

    “我是嫉妒你这张嘴。”林朔幽幽说道,“怎么能那么快呢?”

    “没错,是我说的。”苗成云说道,“我是觉得孩子暑期活动吧,最好是父母两人都陪同着,这样对培养亲情有好处,否则爸爸带娃,那娃能活着就不错了……”

    “你拉倒吧。”林朔在苗成云身边坐下来,“你到底什么意思?”

    “多方面考虑吧,总之我觉得,这事儿狄兰在场比较好。”苗成云正色说道,“再说了,你二夫人什么能耐你是清楚的,水里她斗不过秦月容,岸上十个秦月容都不够她收拾的,所以两人是各有优势然后还打不到一块儿。”

    “真要是能打上,我倒是省心了。”林朔说道,“就怕打不上,然后心里还瞎琢磨。”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苗成云说道,“很多事情要是只是听到,肯定会瞎琢磨,让她看到这样反而好,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那行吧。”林朔倒是个听劝的,“她来了也好,我省得多费口舌。”

    “这就对了嘛,搞得我好像会害你似的。”苗成云笑道,“不告诉那是给你惊喜。”

    “你那是惊喜吗?”林朔翻了翻白眼,“惊吓还差不多。”

    “对了,她怎么过来啊?”苗成云问道。

    “说是订了机票……”林朔答道。

    “你特么是不是傻?”苗成云打断道,“你就让她坐飞机过来啊?”

    “那要不咱去接人?”林朔问道。

    “废话!”苗成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情,“秦月容是咱俩接过来的,然后你让狄兰自己坐飞机过来,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有道理!”林朔这一下就站起来了,“来来来,帮个忙。”

    ……

    二十分钟之后,林家二夫人狄兰,出现在了亚马逊热带雨林。

    从昆仑山附近接人,比在东海接人费事很多。

    一是距离远,这还不是主要的麻烦,麻烦的是领空问题。

    从亚马逊到东海,主要途径的地方是公海,那还好,这趟则必须途径国内大半领空。

    这就非常敏感了,所以林朔原本想着是让狄兰先出国境线再去接人。

    被苗成云这么一提醒,他觉得敏感就敏感吧,两害相权取其轻,夫人发火,肯定比首长发牢骚难搞定。

    果然,林朔就这么着,还落了埋怨。

    “想了半天才过来接我。”林家二夫人坐在营地里,冲林朔淡淡说道,“想必去接某人的时候,你是毫不犹豫的吧?”

    “那我可以作证,他很为难。”魏行山到底是仗义的,这会儿替林朔说道,“我看他愁得啊,头发都快白了,那接你的时候他是乐呵呵,状态完全不一样。”

    “哦,为难。”狄兰点点头,“要是心里没鬼,公事公办而已,他为难什么呢?”

    “这……”魏行山这一下子瞠目结舌。

    苗成云直接给了魏行山一脚:“你闭嘴吧,越帮越忙。”

    狄兰打量了一下营地众人,又看向了林映雪,问道:“她人呢?”

    林映雪这会儿正给大伙儿做饭呢,忙得不可开交,嘴里说道:“妈你就别瞎吃醋了。我表姑现在可看不起我爹了,都不爱跟他见面,这不,躲水里呢。”

    “她是不爱跟我见面吧?”狄兰又说道。

    林映雪愣了一下,扭头问自己亲爹:“爸,这女人一旦吃醋起来,是这么可怕的吗?那我以后要不就不谈恋爱了?”

    林朔赶紧摆手,那意思是闺女你别继续拱火了。

    这会儿的关键,不在于秦月如表现得有多安分,而是大家越是说她秦月如好,狄兰就越不爱听。

    这不是道理的事情,而是情绪的问题。

    这会儿讲理是讲不通的,只能先安抚情绪。

    情绪安抚下来,狄兰也不是什么混人,她自己会讲道理。

    于是林朔一搂狄兰的腰:“走,带我媳妇见见表妹去。”

    说完,猎门总魁首就真把自己夫人推河里去了,然后他自己也纵身跳下了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