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7章疑似帝宝

他们又不傻,每一个都可以说是各派的天之骄子,进入这截天教的道场之内也不是为了来送死的,而是为了争夺机缘好处。

如果没有点本事心智怎么行?

只是没有想到黄泉大帝这个变态太过强势,使用轮回盘镇压了他们这些人,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投入黄泉大帝麾下。

吞了这黄泉绝命丹。

做这黄泉大帝的门下走狗。

原以为这样已经是极为悲惨了,对未来没有太大的期盼,可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

黄泉大帝收拢他们,并不是为了让他们效忠自己,而是为了把他们带在身边,充当血祭的材料。

是的血祭的材料,第一次黄泉大帝血祭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有所发现。

可依旧抱着某种侥幸心里,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思,跟随着黄泉大帝。

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出手之后,黄泉大帝跟江白联手竟然来了第二次血祭,这让这些人的心情怎么能够好的起来?

如果不是他们已经吞了黄泉绝命丹,即便逃出去也是一个死,如果不是江白跟黄泉大帝太过强势,他们现在已经四散而逃了。

饶是如此,已经有人起了别样的心思,盘算着只要有机会,立刻逃走,绝对不在这里久留。

哪怕最终也躲不过一死,也比在这里被人斩杀活生生的献祭了好。

只是他们的内心活动,根本没有人理会,江白也好,黄泉大帝也好,在他们看来,这些人根本就不重要。

只是跟宫无颜传音随后把她收拢进入自己的洞天世界之后江白就不在理会其他人。

他们两个人的心思,现在全盘都在那老道身上。

截天教主的身上。

“轮回堂弟子傲无常见过掌教真人,弟子……”

黄泉大帝看到对方恢复了一丝清明跪倒在地,好像准备再把之前说过的那一番话说一遍,可旁边的脑袋上插着一把剑的截天教主却挥手阻止了对方继续。

一双眼睛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看着面前乾坤炉里被混沌之火包裹,已经跟诸多材料融合在一起的“寂灭”。

眼中多出了一丝别样的光彩。

“它终究容不得你吗?”

“也是……也是……它又怎么容得下你,连我们都容不下,又怎么会容得下你?”

“只是,这些材料……不足以让你恢复,更不足以挑战它。”

这话让黄泉大帝跟江白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狂热,没想到这“寂灭”竟然有这样大的来头。

截天教主明显这话不是对他们两个说的,直勾勾的对着乾坤炉,不是对炉中的“寂灭”说,还能是对谁说的?

竟然被截天教主认识,并且还这般说道,这明显是平等的语气啊……

这。截天教主是什么身份?他这样跟一把剑说话?那这把剑……

除了帝宝,黄泉大帝跟江白都想不出有什么样的东西能够跟截天教主平等对话。

那边的长剑颤动,吸收周围的材料发出五彩斑斓的光芒,江白和黄泉大帝眼中狂热就更加猛烈了。

这件帝宝没有完全恢复,想来是受到了重创,可它现在的表现明显是有意识的,一件帝宝即便破损,也是极为恐怖的,一旦有机会恢复过来。

那……简直不可想像。

等于身边多了一位大帝。

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也难怪他们两个人如此狂热了。

只是江白多注意到了一些,比如说截天教主的话。

它……是谁?

江白不自觉的想到了当初那神威煌煌的主宰之剑。

想到了系统跟自己说过不要在它面前把剑的事情,说过那是个小心眼之类的事情。

这么想来,寂灭剑这把帝级宝剑,落到今时今日这样的情况,估摸着跟主宰之剑逃脱不了干系了。

难道这把剑,曾经妄图挑战对方那至尊无上的帝位?

因此落败,变成了这幅模样?

想想,未必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不自觉的江白心潮澎湃,寂灭剑可是他的,如果这真是一把曾经可以挑战主宰之剑的兵器,那对于江白来说,好处可以说是无穷无尽。

“江白,这把剑让给我怎么样?我保证……截天教里的东西我分文不取,帮你全部拿到,只要,你把这把剑给我。”

黄泉大帝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

“你他妈觉得我傻吗?”江白当时就怼了回去,一件帝宝,虽然是残破不堪,正在恢复之中的帝宝,其价值也无法估量。

任何东西都是无法交换它的。

如果是截天教全盛时期自然有资格兑换这把剑,可现在……真正的好东西都破解了,那些强悍的法宝兵器,在无数年前就已经被摧毁。

截天教,今时不同往日了,残余的东西加在一起也不如这把剑。

因为它是帝宝,因为它正在恢复。

没有完全破损,还有灵识,那就有恢复的可能性,单单是这一点,价值就完全无法估量,那是一位大帝啊。

什么东西能跟它交换?

江白的话让黄泉大帝很是无语,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异变突生,只见那截天教主一只手托起了这燃烧着熊熊烈火的乾坤炉。

一只手抓住了江白,根本就不给江白反映的机会,一个纵身消失了。

如此情景让黄泉大帝和其他人都有些发懵。

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而这边的江白只感觉自己面前一晃,再出现已然是在这云层之中,高山之上,断崖之边。

穿着一身老旧道袍不知道多少年未曾脱下,脑袋上插着一把剑,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却因为血祭保留了一丝灵魂的截天教主就站在自己的身旁。

后方,熊熊燃烧的乾坤炉不断的锤炼着各种材料,让其融入寂灭剑里。

再后方,坍塌了大半,被人从中间斩断的殿宇,散发着些许金光,申述着当年它的辉煌,天间、云朵间、尽是白雾,一片仙家景象。

江白知道,自己置身在这截天教道场的最上层,那被人斩成两半的天柱峰上。

看着眼前的一切,江白没时间欣赏风光,而是心有余悸的看着不远处的截天教主,心情紧张到了极致。

喜欢都市枭雄系统请大家收藏:()都市枭雄系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