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6章 就刀最贵(给温润如玉+17)

小伟摆摆手说:“你们弄清楚就行,我可不掺合你们哥们的事儿。你怎么不想着把店开市里呢?市里应该怎么都比这边强吧?而且蛋糕店也不是没有,我知道就有一家,可能是还没开业。”

张大伟愣了一下:“真的呀?我咋没听着什么风声呢?在哪呀?”

小伟想了想说:“在哪我还真不知道,没问哪。小辉你知道不?”

陈辉说:“就是上回,县里那几个人呗?哦,就是这儿啊,不知道,没问。你打电话问问刘晓冬。”

陈辉掏出电话给刘晓冬打了过去。

“晓东,上回你那几个同学,说开蛋糕店那几个,开在哪了?”

“南坟哪。有事啊?”

“我知道南坟,南坟哪?我弟弟也想在这边开一个,我问问地方,省着撞车。”

刘晓冬想了想说:“南山吧,南山。那店还没开起来呢,能不能开成现在都二话呢。”

小伟问:“怎么了?”

刘晓冬说:“那个郑小秋,记着不?声明是技术入股一分钱不掏,结果弄的那个逼玩艺儿根本就不行,可别提了,得刚他们把钱都花进去了,结果他尿了,还特么倔,非得说能行。”

小伟问:“那后面怎么弄了?”

刘晓冬说:“挺着呢呗,反正都有班上。我这段也没顾上问,得刚那钱还是我拿的呢,不行就当扔了呗。”

小伟说:“他们投了多少钱?算了,你告诉我在哪,我过去看一眼。”

刘晓冬说:“你在那头啊?你在哪,我让得刚来找你吧,说了估计你也找不着,我也弄不清楚,没去过。”

小伟说:“行,我在火车站这边,那个新建的商场这,张大宏批发部。”

刘晓冬说:“行行,你等会儿,我让他马上过来。你什么前回市里来?到我这站一脚不?”

小伟说:“有事就过来呗,没事儿就算了,我和小辉京都那边请着假呢。”

刘晓冬说:“肏,到我这还得用个几天哪?你到市里给我打电话吧。”

小伟笑着答应下来挂断电话,对张大伟说:“那店没开起来。我让他过来找咱们,一会儿过去看看。”

张大伟灌了口健力宝琢磨了一下问:“你说,我直接把他们这个接过来能行不?我听着不是说技术不到位干不起来了吗?”

小伟说:“也是哈。先去看看吧,要是行就谈谈呗,也不算外人,小红的同学。”

等了有四十多分钟,张大宏都回来了,陈得刚和刘斌才从外面晃进来:“张伟。张伟在这屋不?”

杨静说:“在里面。”

陈得刚和刘斌进了里屋,小伟说:“你们这是从哪来呀,这么长时间,南坟有那么大吗?”

陈得刚笑着说:“南坟大着呢,大的超出你的想像。你们啥前到的?”

刘斌给小伟和陈辉递烟:“我俩在代店呢,接了电话就往下跑,离这得有十四五里地,还得等车,那上面连特么跑摩托的都没有,只能等大客。”

小伟问:“在那干什么?”

刘斌说:“住啊,宿舍在那边。”

陈得刚说:“晓冬说你想去我们那个店看看。”

小伟说:“我以为你们都开起来了呢,正好过来了就去看一眼。这是我弟弟,我三叔家的,张大伟。他也想开个蛋糕店,我寻思看看,别撞车了。”

陈得刚咂了咂嘴:“可别提这蛋糕店了,一说我这火腾腾的冒。一直以为挺好,谁知道郑小秋是吹牛逼呀,钱花进去了来事了,完了还倔,说能行,都整成这样了还特么能行啥?

就开了一天,最小的生日蛋糕他几个小时也弄不出来,那弄的满头大汗,客人不乐意了他还和客人吵吵,结果人家退货不要了。还开啥?”

小伟说:“合伙这事儿,确实,得考虑周全点,不能冒懵上,里面得弄清楚才行。那你们现在怎么弄啊?”

陈得刚说:“关着呢呗,郑小秋说要不他自己干,我们这钱他先欠着,等挣了再给。关键是挣了再给也不是不行,关键你得能挣着啊,我琢磨够呛,就他那两下子,挺不了几天。”

刘斌笑着说:“迷一般的自信。要给他估计你们这钱也就打水漂了,他还得起呀?”

小伟问:“你们投了多少?”

陈得刚说:“其实也没多少,总共里里外外花了三万来块钱,机器设备都买的便宜的,郑小秋找的温州人买的二手的,也就是收拾店面花的多点。”

小伟站起来说:“走吧,咱们去看看。”

一群人从屋里出来,张大宏不去,六个人走到站前广场这边上车。幸好林荫大道有那么宽,还能挤的下。

刘斌说:“小伟你换车啦?”

小伟说:“不是,这是公司的车,我车在京都了,今年我得在那边呆一年,呆到明年五月,就把车开过去了。”

刘斌说:“有钱真特么好,哎呀,我这辈子有这么一个轱辘就行了。”几个人都笑起来。

按着陈得刚的指点,车子绕了一个大圈来到南山这边,其实从火车站走过来可能更快点,过了铁路就是,开车反而绕远,慢了。

店面就在这边的学校边上,正当街的位置,左手边是一排门市,什么饭店化妆品的,对面又是一排门市,照像馆发廊批发部。

陈得刚开了门大伙进去,柜台样品什么的都摆好了,样品做的有点粗糙,屋里有三十来个平方大小,隔出一条窄窄的操作间。

小伟看了看操作台,刀具嘴子烤箱和打蛋器什么的,又看了看准备的添加剂,拍了拍手摇了摇头:“就刀还行,别的都是糊弄的,用这个不行,弄不出好东西。你们这钱算是砸了。”

陈得刚说:“我肏,就刀最贵,这一把就三百多,实在是弄不着二手的了。这嘴子不行吗?我看温州人自己就是用这个的。”

小伟摇摇头:“太粗,做出来的东西没型,还废料。你们这是准备只做黄油的吧?”

陈得刚说:“对,奶油的,鲜奶也弄不起啊。”

小伟看了陈得刚一眼:“谁说的?就多一个冰柜,别的都一样,而且做出来的东西比奶油的成型。”

刘斌说:“他懂个屁,还不是什么都听郑小秋的,郑小秋自己都没弄明白呢。估计他连鲜奶都没接触过。”

陈得刚说:“这会儿你来能耐了,早你怎么不说呢?”

刘斌呲牙笑,说:“我说了有用啊?你也得听啊。再说郑小秋不得和我翻脸哪?你们劲儿劲儿的,我得罪那人干什么呀?”

小伟说:“设备全得换。这还有后院啊?”

喜欢春风二十年请大家收藏:()春风二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