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冬去春来

历史上文人雅士对春天的描述简直不要太多,角度不要太三百八,就算是近代的骚人墨客也是文章不绝,春,一向是受到偏爱的季节。

但是和大多数诗词章句里不太一样的是,东北的春天来的总是那么的迟缓。

当南方二月春风似剪刀的时候,东北还在数九隆冬话雪天,正是一年里最冷的日子。

三月风雨绿江南的时候,东北在北风烟雪里含着眼泪唱诗词里都是骗人的。究其原因,在诗词歌赋盛行的时代,这里还不属于中华版图,所以,我们在历史上几乎找不到描写东北的句子。仅有的一点儿也是战争,充满了悲凉。东北没有春。

南方的春是瞬发秒至的,忽然一夜之间满山遍野的花儿绽放,春天就来了,然后就是满大街妖娆的腰肢。

东北的春步履蹒跚,被残冬压迫的没了脾气,只是等着它走了罢。于是一边积雪消融,一边冷冽刺骨,东北有老话叫春捂秋冻,春天的冷是直入骨髓的。如果可以把那几个月份叫做春天。

待到东北山花发枝青松转翠,漫山遍野的浸出来绿色,南方已经是初夏时节了。

大抵,要四五月吧,山阴里最后的那块冰终于化成水消失不见,风虽仍凉但不再阴冷,田野里开始烧茬子弄田垄,桃啊杏啊开始吐出花意,人们也脱去了棉衣,换上了了轻薄的毛衣。

或者有身体强壮些的,直接省去了毛衣直接换上了更轻薄的秋衣,夜风一吹,马上就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起来。

要等到夜风暖起来,时间就已经跨到了六月,什么花儿都已经开过了,脱下秋衣想喊上一声春天你好,春却已经远远的走了,站在你面前笑魇如花的,是夏。

在万柳公园南下角的这个院子里,小伟一家人正在种地,翻开黑土,修理成垄,洒下种子。

“妈,这会儿种葱啊?现在春葱都起一尺高了吧?咱这,是得等什么时候吃啊?”

小伟妈头都不回:“今天吃不着,得等明年雪化了吃了,那咋整?今年不种明年更没有。”

小伟说:“上秋再种不行吗?这,占着地干什么?种点别的不好啊?”

小伟妈说:“你还真打算当地种啊?这也就是个念想,能种啥?洒几把葱,下几把韭菜,边上围两垄生菜也就差不多了,顶多起几架黄瓜。”

小伟爸站直腰看过来:“杮子辣椒啥的,不种啊?芸豆茄子,种子我都弄回来了。”

小伟妈看了看主楼后面这块地,在心里划了一下,说:“想种就种吧,反正也能弄下,行啊,今年先这么弄着吧,完了到秋了再琢磨明年怎么种。那,芸豆黄瓜拿什么架秧?”

小伟说:“我弄的竹竿,隔几天给你拖回来,够你用。”

小伟爸放下锄头,想了想问:“咱这地上啥肥?弄尿素啊?”

小伟说:“咱自己的化肥饲料厂,肥不有得是,到时候叫洪亮拖两袋回来就够用了。这地用上肥吗?”

小伟爸说:“上点好。这是生地,多少年不种净长草了,就怕地肥不够,先看看吧。”

“哇啊,哇啊。”楼上传来根生同志响亮清彻的哭声,小伟妈说:“这个孩子,这嗓门,太大了。”

小伟爸说:“嗓门大还不好,小子,说明体格好,像小伟小时候,像崽猫似的好啊?”

小伟妈说:“哎呀,大军媳妇儿这也要生了吧?我也要有孙子孙女喽,老了。”

小伟问:“你们什么时候过去?我算着天该快了。”

小伟妈说:“我们走了小兵咋整?这边这一摊子呢。”

小伟笑着说:“说的好像离了你不行了是的,又不是走几年。你们还打算在那边住多久啊?”

小伟妈熟练的用脚把种子埋好,说:“怎么不得满月啊?一来一回的,两个月得吧?”

小伟说:“两个月就两个月呗,你们住到过年也行,到时候一起回来。家里这头有啥耽心的,这么多人呢。”

三个人麻利的配合着种地,一边说着家常,打垄,挖坑,埋种,浇水,行云流水一样自然。

院子里草木朝发,果树还刚见新绿,柳树已经抽了新枝儿把叶挂满了,林子里,花圃里长出绿苒苒的草尖来,鸡们欢快的在林子里钻来钻去,鸭子和大鹅悠闲的飘浮在池塘里,大狗俯伏在楼角的石台上看着几个人种地。一派欣欣向荣的感觉。

“去年那会儿你天天扒在派出所了,三天两头就弄个案子,这怎么过了年老实了呢?我看你这阵儿总在家晃,不想去啦?”

小伟爸把锄头递给小伟,自己到一边点了根烟。

小伟说:“终归也不是干那个的,去年就是赶上了呗,遇上了还能不管哪?今年这眼看着到月了,没事也懒得过去了,现在就等楼起来,大伙搬家,到时候我请大伙吃顿饭也就差不多了。反正,多少有份人情在呗。”

小伟妈问:“那你,等到日子了不去了,你还算警察不了?你那证得交回去不?”

小伟说:“不用,这就是我的,以后开会还得去呢,有事喊了还不是得参加,就是平时不用上班,也没有工资领。”

小伟妈想不明白,说:“真是怪了,还头一回听说有这样的警察,这算是怎么回事呢?”

小伟爸问小伟:“小夏家那边怎么定的?”

小伟说:“过几天都搬过来,说好了,就住大门口。大姐二姐都过来。大姐去卖服装,二姐想开个蛋糕店儿,老两口就带孙子呗。二姐的婆家一家也来,我帮他们在这门口开个烙饼铺,到时候咱们早上就有烙饼吃了。”

小伟爸说:“到也行,怎么也比在下面呆着强。那你门口这点儿房子也卖不了几套了,小龙一家,王工,小旺,小夏家这,四套?五套?再加上六六兴海儿他们,一栋能够啊?”

小伟说:“估计有一栋去了,也不是不要钱,成本得收。这点房子当初也没打算挣钱,到时候厂里这些老人,饭店里的,谁想要的就过来呗,大伙住的进点还方便。等大伙安置完了再说吧,看能剩多少。”

小伟爸说:“我找算让你大爷过来,能行不?他那腰以后怕是也不吃力了,小旺又在这边,他一个人在村里干啥?地也种不出来了。”

喜欢春风二十年请大家收藏:()春风二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