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请回吧

“我孩子犯了什么法?那么懂事的孩子。不就是打个架吗?要是没有人惹他他能打架吗?我们孩子我们自己会管,凭什么让你们抓?凭什么?”

王哥指了指尖叫着的女人:“这个关禁闭。其他的关到后面去。”

这些人吵吵闹闹的被带走,柳厅看了看被抓破的手背,摇了摇头,对王哥说:“有没有屋子,我们直接在这审讯。”

王哥点点头说:“可以,我给你安排,走吧,先去我那坐会儿。”

在王哥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儿,那边准备好了。

王哥说:“这事啊,得办得把握点儿,你想好从哪突破了没?”

柳厅拍了拍小伟拿给他的手枪和账本:“就这个波哥吧,这里这些证据在这,他是怎么也跑不掉的,争取快点突破他。”

王哥说:“审案子我是外行,不过,我感觉,从那几个公子哥身上能不能更容易点儿?这个波哥是混出来的,估计心里要强大的多。”

柳厅想了想说:“试试吧,行,先从这几个公子哥身上开始。”

王哥说:“走吧,我陪你过去。”

两个了出了王哥的办公室来到准备好的审讯室,王哥坐下对勤务兵说:“去带个人过来,挑个心里差的,带出来的时候让他从关他们爹妈那屋外面走,但是别让他们说话,懂没?”

……

两辆奥迪停在大院门口,毕书记和魏市长阴着脸从车上下来。

秘书一路小跑跑到大门口警卫室问了问,跑回来说:“书记,市长,人抓起来了,在里面关着呢。”

毕书记对魏市长说:“先去和这边见个面吧?这是给人家添麻烦了。”

魏市长点头同意,毕书记对秘书说:“去登记一下,我们进去。”

那会儿一个地市级书记还是当地驻军的第一政委,毕书记进大院其实是不用登记的,不过这个时候,还是麻烦点儿好,礼多人不怪嘛,很多时候把自己姿态摆得低点才更好说话。

很快,毕书记和魏市长被带到临时审讯这屋,和柳厅王哥见了面。听完柳厅和王哥介绍的情况,毕书记脸色有点沉重,想了想,对魏市长说:“老魏,我建议,让纪委介入,你看怎么样?”

魏市长叹了口气,点点头说:“我同意,这也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班子的威信不能丢。”

毕书记亲自打电话通知纪委来人,然后和柳厅握了握手说:“那就辛苦你了,我们回去等消息。”和魏市长告辞出来,驱车回到市里,知道这边马上免不了又是一场明争暗斗,头疼,好在这件事有省里背书大方面不用耽心,得好好想想,怎么才能变不利为有利,趁这个机会规拢一下人事问题。

魏市长上了车以后也是往座椅上一靠,闭上了眼睛,脑袋里像走马灯一样转起来。

其实这样他们自己也累,可是没有办法。官场就像一台绞肉机,谁进来都得跟着转,得找机会把别人垫到下面,要不然被绞碎的就是自己。什么叫身不由己,搞政治的人是最有体会的。

大院里,那个克文他家孩子第一个被带了出来,从关着那十几个家属的屋子窗前经过,正看到那十几个平时高高在上的人戴着手铐在被喝斥:“蹲下,都闭嘴,有这时间想想一会儿怎么交待。”

克文家孩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被拽着走了过去,满脸的不敢相信,还有,惶恐。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从小到大的记忆被颠覆了,原来他们也有搞不定的事情。

这些公子哥仗势欺人个顶个的能耐,手段层出不穷,但是一倒下来崩的也比谁都快,都不用太费劲引导,该说的不该说的随着眼泪一起倒了出来,朋友的哥们的家里父母的,真是想起来什么说什么。

一从公子哥的供词加上那两个账本,波哥也没能扛住多久,主要是各种证据已经很具体了,他其实供不供影响已经不大,做为一个老油条他深深明白这一点,于其让别人的供词成为审判自己的理由,就不如自己主动多说点好换来一个态度,这是原则问题。而做为实际控制者,操作人的他自然又给柳厅带来了不少惊喜。

等滨城纪委人员来到大院的时候,柳厅直接交给他们一撂供词,基本上都不用太审,可以直接下刀了。几个纪委的同志相互看了看,都有点小失落,这案子办的也太容易了,你们好歹坚持一下啊。

……

这些都和小伟几个没有关系。因为米乐和李卫兵都没法见人,五个人就挤在酒店里打扑克看电视混日子,老陈塌塌实实的睡到下午,起来收拾了一下吃了点东西,前来拜访的人就开始登门。

“你好陈局,客气话我也不说了,让令公子受委屈了,这事出的意外,让您也跟着担心了,真是对不住,我代表市里给您道个歉。”毕书记满脸陪笑的和老陈说话,没办法,谁让他是这边老大呢,什么事都得往他头上算。

老陈摇了摇头,说:“你就不用和我客气了,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年两年,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孩子也没事,道什么歉?我这边没事,你回去处理你的事情吧。”

说了会话,送走毕书记,又来了一个老头,就是那个曲波的外公。

老头也是神通广大,知道了老陈在这边,匆匆的赶了过来。

“你好陈局长,真是给您添麻烦了。不过,必竟只是孩子们打打闹闹,也没什么大事,您看,能不能高抬贵手,小波这孩子啊,从小没吃过苦,让我惯坏了,有点不知道轻重,回来我一定严加管教。”

老陈看了看老头,叹了口气,说:“您是搞法律的,应该懂法,这事是小事?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呢?最后您老会出面去见他的家长给对方道歉?还是只要您外孙高兴别人怎么样都和您无关?”

老头说:“也就是个孩子间的玩笑嘛,顶多吓唬吓唬,小波这孩子还是懂事的,从小就听话。”

老陈抬手打断他的话:“您回去吧,不好意思,这个忙我帮不上。”

老头看着老陈:“陈局长,本来不是什么大事,你真要赶尽杀绝?”

老陈笑了一下,说:“你的水端的有点太偏了,真是难以想像你是搞了一辈子法律的人。你外孙就是让你宠出来的,把他送进去的是你自己。请回吧,要相信法律的公正。”

老头最后走出去的时候,背影有点凄凉,但没有人同情。

……

真是精彩的一天。

喜欢春风二十年请大家收藏:()春风二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