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平事

小伟对那供电哥们说:“本来没我什么事,摔杯子砸我,骂我。我把你铐回去都是瞧得起你,觉得供电牛逼,可以断电是吧?派出所也得给你面子是吧?老陆也喊出来了,和陆所熟呗?跟你说,今天别说老陆,八陆都不好使。”

那哥们说:“你牛逼,我现在知道你牛逼了,我惹不起,我现在走行不?警官。”

“怎么了伟。”陈辉和夏茂盛穿着浴池的大裤头光着膀子跑了进来。

那服务生就是瞪人那个,跑下去跟陈辉说小伟要跟人打起来了。

韩经理搓了搓额头,心说完了,今天这事要弄大了。

小伟指了指那哥们,说:“你们供电的,喝点逼酒在这耍酒疯呢。在这要酒要炒菜,我和韩经理说几句话扔杯子砸我,我小派出所惹不起,你处理吧。”

陈辉过去抢拳头就要打:“你MBLB你。”小伟一把扯住陈辉:“别动手。”

陈辉拿手点了点那哥们:“电业的脸都特么让你们丢完了。拿个电话给我。”陈辉扭头冲韩经理说。

小伟说:“韩经理,拿个电话来。”

韩经理急匆匆的去拿电话,陈辉这会儿气也平了,刚才在下面刚一听说当时差点炸了。

陈辉问对面几个人:“来吧,报报号,这么牛逼的人物让我见识一下。都什么班的?”

那会儿的供电和现在公司化以后的配置不一样,权力要大的多,从运营维压变电检修保卫到抄表计费调度什么都管,人员多班组多,而且不受地方辖制自成一派,相当得瑟。

小伟说:“我最特么瞧不起你们这种人,手里有点东西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来占点便宜卡点油我都不说啥,你们这叫干特么什么?砸场子?把这弄黄?一群傻逼。”

韩经理气喘吁吁的拿着个大哥大过来。

小辉想了一下,走到一边拨了个号出去。

“喂?我陈辉,今天谁值班?我在九马路这边洗浴中心,几个下面班组的在这耍酒疯闹事呢,差点把我哥们打了,又是要酒又要炒菜的,牛逼的都没谱了。这边派出所说得罪不起,让咱们自己处理,我都特么觉得丢人。”

说了几句陈辉挂了电话,把大哥大递还给韩经理,问:“他们几个总来这闹啊?平时东西钱什么的拿过没?”

韩经理看向小伟,小伟说:“问你就说,实话实说,有什么说什么就行了。”

那边那哥们问小伟:“兄弟你到底想怎么的呀?我们服了,走,还不行吗?”

小伟看了一眼和韩经理说话的陈辉,挥挥手说:“老实儿等一会儿。你们是在这等还是和我回所里等?我都行,你们随意。”

那哥们盯了小伟几秒,扭头在沙发上坐下来说:“都坐,坐,等着,我看他能怎么的。”掏了根烟点着。这会儿还哪有一点儿喝多了的样?一切耍酒疯都是耍流氓。

小伟也掏出烟,给站在一边的夏茂盛一根,自己点了一根。陈辉和韩经理说完话凑过来拿了一根,说:“怎么弄?你到底啥意思?”

小伟说:“这老板人还行,值当帮一把,再说我还有事找他呢。”陈辉点点头。

十多分钟,五六个人跟着服务生走了进来。

陈辉迎上去打招呼:“王哥。”

来人伸手和陈辉握了握,笑着问:“怎么回事?”来人是奉天市电业的副局长,正好今晚值班。

奉天市电业估计算是所有地市级电业里最苦的一个了,人家别的市的局长在市里都算相当牛逼的人物了,只有奉天这边,上面还有两座大佛压着,平时连得瑟一下都得先看看环境。

不过近水楼台,升官机会多,也算是有得有失。

陈辉说:“我一朋友开的,今天我们哥几个陪媳妇儿过来洗个澡,结果正好碰上这几个在这装逼耍酒疯呢,在这要酒要炒菜,要不然就要砸店,我哥们和经理说了句话就摔杯子砸过来了。你们下面人真牛逼,我算是见识了。”

王副局长问:“你家里满月啦?啥时候请酒?我能混顿酒喝不?”

陈辉说:“我爸安排的,我还真不知道,到时候我给你电话吧。话说前边啊,人来,喝酒,什么礼也不收,要不然就别来。”

王副局长点点头,说:“派出所的呢?走啦?”

陈辉指了指小伟:“我兄弟,现在在集贤所。行了你处理吧,我澡洗了一半,倒霉催的。”

王副局长说:“行,你去洗吧,我处理。”

陈辉对小伟说:“那我和老夏下去了啊,你还得多久?”

小伟说:“你俩先去吧,我上楼上说几句话。”陈辉和夏茂盛下楼去了,小辉直接上楼去找龙哥。

王副局长走过去看了看那哥五个:“认识我不?”

那打头的看了看王副局长:“你谁呀?”那年头可不是后世网络一点资料照片满天飞,再说层隔的有点远了,市局,区局,支局,数下来四五层呢。

王副局长说:“我是市局的,我姓王,你们几个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边上一个跟班说:“这是市局王局长,你们哪个所的?直属领导是谁?”

打头的说:“我们就是来洗个澡,也没干什么呀。”

王副局长说:“咱们吃电业饭的,出来上哪摆个谱,这是正常事,但是今天你们几个没选好日子,以后长点记性,这家以后离远点吧。”冲陪在边上的韩经理点了点头扭身走了。

跟班的说:“哼哼,我都服你们这运气。知道刚才打电话那是谁不?那是咱们东北最大那位的儿子,这是他朋友的场子,明白了没?走吧,以后长点记性。”

五个哥们这会儿也不迷糊了,垂头丧气的起来往外走。跟班拿了张名片递给韩经理,笑着说:“以后电业方面的事打这个电话找我,你这直接捅到最上面有点不太好。”

人都走了,韩经理一手大哥大一手名片还在发愣呢。啥叫捅到最上面?我捅谁了?想了想急匆匆的上楼去了,这事得问明白。

喜欢春风二十年请大家收藏:()春风二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