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过渡房

(这几天限免,大家可以不花钱看小书,但是能不能留下票票啊?证明你来过。)

半个多小时,秦局拎着个黑色的公文包出现在包厢门口。

小伟站起来说:“来秦局,进来坐,都是自家人。这是我老丈人丈母娘,姓王,在建设厅,这是我对像小红,这是夏茂盛,川州机关局的,这是老夏的媳妇儿耿惠,在银行上班。小辉他俩就不用我介绍了吧。叔婶,这是秦局,在安东帮过我和小辉大忙的。”

王叔站起来和秦局握了握手,陈辉和夏茂盛也和秦局打了招呼,大家重新落座。

秦局把公文包放到一边解下外套问:“王大哥在建设厅?管哪块?”

王叔说:“上面安排下礼拜去城建局,暂时在综合处呢。你这是调到哪了?”

秦局长说:“刑警队,具体的还没说呢,反正还不是都一样,安排干啥干啥呗,咱们哪有决定权。”

小伟问:“秦局你家属没一起过来呀?”

秦局说:“她得等等,我安顿好了再接她,孩子学校,她的工作啥的,有得弄了。现在工作没定,住的地方都没弄妥呢怎么来呀。”

小伟说:“到也是。你们应该能给配车吧?”

秦局点头说:“咱们过来大小也肯定是能给个小头头干着,车是肯定有,吉普也是车呀。”他原来是正科级分局长,这么调到厅里不管干哪块,一个副处应该跑不掉的。

小伟说:“原来也不知道你具体来的时间,房子的事我答应你了也一直没办,我这边也才从兴城回来,过那边办了几天事。

我在万柳那边自己弄地盖的房子,十月底能搬家,要是能等等的话,十月底你就直接先用我现在住这套房子过渡一下,等明年年底建设厅那集资房交下来了你再搬过去,那边房子大,又是新的,肯定比旧房子舒服,离你单位也近。“

秦局想了想点头说:“行,我就不和你客气了,这头人生地不熟的也实在是没地方找,我家人又多。我就等着住你现在这套就行,集资房就不用了,新房子还是你们自己用吧,那成了啥事了,哪好意思。”

小伟说:“昨天晚上我和我叔就说过这事了,那边房子多,足够用了,你放心吧,就这么定了。这头房子在南湖边上,离你单位有点远了。和我你还客气啥呀。”

秦局问王叔:“王大哥你们不住啊?集资房。”

王叔笑着说:“我和小伟住一块儿,他那房子盖的大,有地方。而且这次厅里的集资房有点特殊,时间紧任务重,厅里给了点政策,我多买了点,你不用多心。咱们都是东边来的,你安东我杯溪,来这头了相互照应点是应该的,再说咱们这怎么算也算是熟人朋友了,别客气。”

秦局点了点头说:“行,我这刚来,听你们的。怎么有楼不住要自己盖房呢?住楼多舒服啊,卫生间自来水,暖气,自己盖也得花不少钱吧?现在奉天这边城里还有地方盖房子吗?”秦局扭头问小伟。

小伟说:“习惯了吧,自己房子修个院子种点地啥的,宽敞。现在万柳那片还没怎么开发,正好有机会弄了两块地,小辉也盖了一套要住过去呢。”小伟指了指陈辉。

陈辉笑着说:“我从小伟手里抢的,都盖差不多了。我妈说完了和我们住过去呢,她也喜欢。”

小伟问:“把陈叔一个人扔省委大院啊?”

陈辉说:“我爸还不是听我妈的,肯定就跟着住过来了,独门独院的又不是住楼。”

小伟说:“要是陈叔陈婶也住过来的话咱俩还是去把户过了,改成你名字吧?别给陈叔惹麻烦。”

陈辉说:“不用,改了才麻烦。咱们有合伙协议在就没事。”

小伟点点头,不再坚持,相信陈辉在这方面也不会出问题。

小伟回头对秦局说:“秦局,你这边稳当下来以后还能缺人不?”

秦局喝了口茶说:“肯定缺呀,现在刑警这块在调整,估计以后是要独立出来,配置上都按是大局来的,不缺人也不可能到处调人哪,啥事就说呗。”

小伟指了指王叔说:“我叔有个战友,是我们那县局的副局长,看看有没有机会调动一下,也是退伍老兵,和俺家关系特别好。”

王叔笑着说:“我和老李是一个部队下来的,在部队的时候因为是老乡,名字呢,我叫建设他叫中国,总被人家给合起来叫,所以关系就一直处的比较好,退的时候也是一起回来的,那时候我是营长,他是连长。

他老家本来不是小市的,是跟着我过去的,现在我走了,要是有机会的话也就想帮他也动动,现在岁数都大了,还是做个伴好。“

秦局说:“没事,这事现在应该好办,我明天报道前直接问问就行。”

小伟说:“行,那就麻烦秦局你了。这事也不急,等你安顿好了再办就行。”

服务员开门进来上菜,小伟说:“也不知道秦局你喜欢吃什么有没有什么忌口,我们就是随便点的,你看看行不行,不行再叫。”

秦局说:“我啥都行,吃饱就行了,干我们这行的哪有挑食的,任务来了什么不得吃。”

王叔点头说:“那确实,咱们这辈人命硬啊,怎么都行。当年,行军的时候,渴了不就是在路边河沟里趴着喝一肚子,也没病没灾的。”

在80年代再往前,东北,由其是辽东这边部队是每年有拉练任务的,就是行军,全副武装的行军,用来威摄外敌。那时候给老外的感觉就是中国人时刻都在准备着动手,太好战了,部队调动频繁。

那时候在农村山区国防路上经常会看到部队行军,白天过去晚上摸黑回来,白天再过去,那个时候军队的番号是保密的,全军从上到下军服都一样,愣是把美国佬懵住了。

陈辉给王叔和秦局倒酒,大家动筷吃饭,七点过以后外面的天光渐渐暗下来,太阳开始发红,整个奉天城笼罩在太阳余辉里,生动而又美丽。

八点左右,天色彻底昏沉下来,远处已经看不清楚了,河水开始发亮,田园屋舍隐入一片暗色之中,马路两边的路灯一串一串被点亮,像洒在夜幕上的繁星,组成一条一条的光带,斜着铺在大地上。

路灯,人家,车流,商店,各种各色的灯光越来越多,静止的成片的流动的闪烁的,大地上越来越热闹,好像整个城市忽然之间就活跃起来。

小红趴在栏杆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下面的城市轻轻的说:“真漂亮啊。”

小伟叹了口气,看着塔下的远处说:“陈叔他们真挣钱哪。”

喜欢春风二十年请大家收藏:()春风二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