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单纯的孩子

这一晚几个人就住在了蒙古包。

陈辉这一觉一直睡到半夜才醒过来,尿弊醒的。

醒了以后他爬起来站在那懵了好半天才弄明白自己在哪。

第二天。

吃过蒙式早餐,几个人在这片蒙古包里转了一圈,可以骑马,真正的跑马,还可以射箭。

这里客人不多,大都是政府方面的公务性客人,这年头一般老百姓不会来,也消费不起。

骑马射箭,嘻嘻哈哈的一上午时间就过去了。其实别说有玩的,就是站在这里看风景一上午时间也不会腻。

中午,张军的对像赶了过来。

一个地道的蒙古族女孩,眼睛很有神,性子很柔和,长的也漂亮一笑甜甜的。

大家认识了一下说了会儿话,又在蒙古包里吃了午餐,这才打马回营,回到兴城市内。

回到招待所,进了屋陈辉就倒在床上哼哼,小伟打开行李箱收拾东西,问:“怎么了你这是?”

陈辉闭着眼睛说:“套路啊,就知道你脑子够用,可是万万没想到你哥的套路也深哪。这三大碗,我现在脑仁还转呢,他们这酒属软刀子,喝着挺好,真往脑门上顶啊。”

小伟笑着说:“那怪谁,当时一屋人就你张罗要酒,我哥又不知道你能喝多少。行啦起来回屋去收拾东西去。”

陈辉说:“不行,我得报复你们兄弟两个,小红去那屋自己住吧,我就睡这屋了,陪你。”

小红咯咯笑起来说:“行,你们俩睡。”

夏茂盛提着他和耿惠的行李对耿惠说:“媳妇儿咱快走,这有人要疯了。”耿惠捂着嘴偷笑着跟夏茂盛回自己房间去了。

陈辉说:“亏了,少吃了不好肉啊,别说,人家这羊肉的做的确实地道,一点膻味也没有,又嫩又爽口还不腻,哎小伟,”他翻个身看着小伟说:“你说咱们能学过来不?”

小伟把和小红两个人的衣服拿出来用衣架挂好,说:“不好说,调料上的差别肯定是有的,但是我感觉最大的差别是羊本身,咱们去哪弄?来这边买不现实。”

陈辉又躺了回去,说:“这到是真的,太远了。不过这是纯特色啊,可惜了。你说咱们弄点这边的羊回去养能行不?”

小红说:“刚开始没问题,时间长了就不行了,这个我懂。水草会改变羊肉的味道。”

小伟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话放在动物身上也适用。这头这水这草,复制不了,不用想了。”

陈辉说:“我记着经常有新闻说引进了哪的什么品种,引进了那的什么特产,他们为什么就能行?”

小伟笑着说:“新闻宣传呗,养一养其实和本地的差别就不大了,不过人家出名,就像猪,现在还能看见原来咱们农村那种黑猪不?没了吧?市场上现在卖的那猪有黑猪好吃吗?人家名气大。有时候心里作用挺重要的。”

小红说:“不一样,那个黑猪淘汰是因为咱们本地猪出栏太慢,饲养成本和人家一比太高了。”

小伟说:“都是扯蛋,分几栏把出栏时间错开不行啊?保证月月有货出就行了呗,耽误啥?”

小红说:“不一样,现在这国外品种半年甚至四五个月就能杀了,咱们本地猪要长一倍时间,从经济效益上来讲差的不是一丁半点。养猪的为了啥?同样养一年多挣三倍的钱要是你你选哪个?”

陈辉说:“现在人都要疯喽,只要挣钱啥事都敢干了,看新闻没?用气管往猪肉里打水,我操他哥的,想出这主意的人得多损。”

小伟说:“说那些有啥用,咱们也管不了。咱们自己不弄把东西做好就行了。赶紧滚蛋回去收拾东西去。”

陈辉坐起来缓了缓神,起来拉着行李箱出去了,小红指着桌子说:“钥匙。”

小伟拿着钥匙跟出去,就看陈辉站在门口笑呵呵的等着他呢,他就是故意的。

第二天一早,六点半张军就过来把几个人喊起来了,耿惠因为怀着孕幸免。张军招呼几个人下楼吃了东西,开车拉着他们去看地方。

围着车站这片转了三圈,最后三个人一商量,还是张军原来说的那个地方比较适合,就在营管所过去不到五百米,守在正对火车站的这条主干道边上,一高二矮三栋楼,后面院也不小,一直延伸到并排的另一条街,一个大大的长方型地块。

院子没分,原来这地方是一个单位,所以院子是完整的,在后面这条街这边还有一排平房。

张军把车开到院子里,几个人下车观看。

高的那栋是七层,矮的一栋五层半一栋五层,占地面积三栋差不多,每栋都有七八百个平方,也不知道原来是干什么用的,整个院子占地足有二十亩。

小伟特意看了一下,这一片几条街道之间几乎就是这几栋楼最高了。

张军说:“营产大部分都用着呢,租的,买的,借的,还有扯不清的,现在清晰明确不用扯皮的就这地方是三楼挨在一起。那边虽然看着地块形状都差不多,但都不是整院。像这种方方正正的基本都是我们的或者原来是我们的。以后市政规划也是按着这么规划,瞅着齐整不?”

陈辉说:“齐,这要是都推了再建起来就漂亮了。现在看着高高矮矮有点乱七八糟的,也太旧了。”

张军说:“部队上哪有功夫收拾,翻建也是以后的事了,估计以后能挑地方起点高楼,大部分也就是处理了,有地势一般的处理不掉最后也肯定是归地方用,那时候建不建就是地方上的事。”

小伟问:“这楼现在谁在用?我看着上面有人。”

张军说:“这个不用你们管,要是定了我们这边给你清出来。跟你说真是赶上机会了。”他压低声音说:“现在上头领导啥的,包括我们所里几个领导都有关系想办法弄房子呢,所以这一段时间价格压下来了,比去年还便宜。但是他们不敢买这么大地块,太显眼了,这才轮着你们,明白不?”

小伟说:“他们的关系来买房和外头人买还不一样啊?有啥显眼的?”

夏茂盛拍了小伟肩膀一下说:“单纯的孩子。”

张军笑着说:“谁知道到底是谁买的,最后产权是谁这都不好说的事,反正就这么回事呗,大家都是心里有数。”

喜欢春风二十年请大家收藏:()春风二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