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再到安东

经过八个多小时的折腾,中间在没沟营吃了一顿饭,晚上六点多到了安东。

刘穗这头已经帮着在安东饭店订好了房间,小伟到的时候刘穗已经在饭店大堂等着了。

小伟停好车进了大堂赶紧给刘穗道谢,这事真的得感谢,虽然刘穗也是看陈辉的面子,但人自己得知道感恩,承了人家的好处得记着,而且陈辉是陈辉,人家爹有能耐是人家的,小伟清楚的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农民,事实上啥也没有啥也不是。虽然现在已经是奉天城镇户口了。

“刘哥,你好,实在是太感谢了,感谢感谢,别的啥的不说了,真的,以后有事用得着的你就吱声,保证没有一个不字。”小伟握着刘穗的手说。

刘穗笑着说:“咋整的这么客气了呢,整的我都不知道说啥了,哥们认识了就是缘份,我也就这点能耐,别的大事也干不了啥。”

小伟说:“你这可真是和我客气了,你要是还办不了大事那我还活个啥劲啊。”

刘穗哈哈笑起来,说:“走吧,把东西先放屋里,喝酒。”

两个人进了电梯来到客房,其实也没啥东西,认认屋拿房卡钥匙。

下楼到餐厅,刘穗还带了几个电业的同事过来,都是领导干部,都是和刘穗处的好的,啥话也不说,开喝。

当小伟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了,连自己怎么回屋的都不知道,衣服也没脱,起来就感觉头疼欲裂浑身难受。把自己扒光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可算舒服点了,到了杯热水慢慢喝着缓神,本来就不能喝,这场合不喝又觉得不好,可遭了罪了。

正坐着呢,房门被敲响,起来开门一看,刘穗乐呵呵的走进来说:“起来啦?你是真不能喝,行啦,以后不找你喝酒了,难受不?头疼吧?缓缓就好了。不能喝你也不说一声,这事弄的。”

小伟笑着说:“这时候刘哥你说喝我咋也不能说不喝呀,那成啥人了。”

刘穗拍了拍小伟说:“哥们实惠人,还行不?行咱们去粮食局把事办了,早点办完我也了个事。”

小伟说:“行,我没事,走吧,赶紧弄完刘哥你好弄自己的事,这跟我忙活好几天。”

两个人下楼,开着小伟的车直奔粮食局。

进了粮食局大院,停好车,小伟拎着钱和刘穗一起上楼,三楼,局长办公室。

刘穗敲了敲门把门推开,里面一个正站在桌边倒热水的老头扭头看到门口,刘穗笑着推开门进去说:“车局长,忙哪?”

车局长个子不高不到一米七,有五十多岁了,脑袋都秃了,胖乎乎的,笑着说:“刘主任哪。我这一天就是混个日子了,现在粮食口还忙个蛋,坐,喝水不?”

刘穗扭头把小伟拉到前边说:“来,我介绍一下,这是张老板,车局你叫小伟就行,小伟这是车局长,你叫车叔。”

小伟点头笑着叫了声:“车叔。”

车局长看了小伟一眼点点头,说:“你要买滨江路那房子啊?那房子年头可不短乎了,弄个饭店年年得往里搭钱,半死不活的,这买卖啊,还得私人干哪,公家干不起来。”

小伟说:“主要还是车叔你们没时间管,下面人没人看着就不行呗。”

车局长笑着摇了摇头,说:“你要那房子干啥?开饭店哪?那地方还行,离公园近,那边流动人口不小,私人干还是能行,钱带了没?”

小伟说:“带了。”把手里拎着的十二万现金放到桌上说:“车叔那栋楼都是你们粮食局的啊?”那是一栋三层的老楼,后面拐来拐去连着好几栋,安东这会儿大部分地方都是原来的老平房,又宽又大的,楼不多一般都在江边或者大马路边上,大部分都是原来小日本那会儿修的。

车局长摇摇头说:“怎么可能,那一片这些年折腾来折腾去的可是换了不少单位,现在也得有三四个单位在里面,俺们那房子啊还是因为开的是饭店才能留到这前,要不早让人家占去了,现在讲产权了办证,原来那前都是哪个单位看有空房直接就占上用了,没人管。”

小伟问:“我看饭店边上也是几个门面,都是单位的啊?那后面是啥呀?”

车局长在脑袋上抓了抓,咧着嘴想了想说:“记不清了,有年头没去那片了,那后面是个幼儿园吧?好像还有个街道的什么小厂,边上有物资局的还有国资委的,估计也没人能说清。”到办公桌后面,拉开抽屉拿了个大红本本出来扔到桌上说:“那是那房子的证,这还是77年的时候补的,找了半天。”

小伟伸手拿过房产证看了看,永久性商业用房,面积那写的是九百二十平。车局长看了一眼房产证笑着说:“大不?九百二,呵呵,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纯是瞎写胡整,那房子能有个三百来个平方就不错了,介绍信我给开好了,你到财务把钱交了完了签个字就行了。”

小伟问:“那车叔,我去办过户重新办证啥的这面积还得改啊?”

车局长笑着说:“改它干啥?改不了,底子就是这些,这还不好啊?将来要是占了你多得不少呢。”

小伟笑着说:“那到是不错,呵呵,啥前能占呢?”

车局长哈哈笑起来,拿手点了点小伟,说:“那可得等喽,照现在这么看哪,没个一二十年你是别想了,慢慢等吧。”

交了钱拿了介绍信和老证出来,两个人开车又跑到房产局,有熟人就是好办事,要是小伟自己来跑那绝对会跑断腿,90年代那会儿可没什么服务大厅,盖章签字准备材料啥的绝对让你欲仙欲死。

这会儿没有国土局也没有土地证,就是一本房产证,还是固定格式全手填那种,也有没这个基金那个维修的扯蛋项目,找到人出示了粮食局的介绍信,小伟填了表格,把老证交回去,工作人员找了本房产证(那会儿就叫房产证,不是产权证),照着老证上面的数据一抄拿钢笔填上,所有人写上小伟的大名,拿了个橡皮印章过来在房产证上盖了私有永久四个字的红章,整个过程就完活了。

什么图纸结构测量什么的一概没有,省事。当然,这是小伟能找到足够免去麻烦的关系,要不然,呵呵,没有个小半年不请客不吃饭你想顺溜的把事办了?想都别想。九十年代国内完完全全就是人情社会关系网社会,政府机构的效率那叫一个感人。

喜欢春风二十年请大家收藏:()春风二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