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惹事的(给有一套啊+)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屋里这烟太大了,开门会放热气,不开门是真呛眼睛,难为这一屋人也能呆住。小伟对黄老五说:“你们不呛眼睛啊?”

黄老五眨了眨眼睛问:“呛吗?没感觉啊?”

陈辉说:“他们始终在屋里,早适应了。这屋得装两个排风扇,这么的真不行,冷丁进来眼睛都睁不开了。”

黄老五瞅了瞅后窗,要是装排气扇也只能装这头,问:“装那玩艺儿屋里不得冷啊?里外就通了。”

小伟说:“下午炉子那边去看一下添煤,饭店那边下班了。”

黄老五说:“咋这么早呢?”

小伟说:“收拾屋呢,木匠干活开不了桌。装个排风扇也不能冷,我看院里装那个不用的时候后面有百页能合上,风吹不进来。完了装上你也不用一直转着,隔一个二个小时转一会儿,烟确实太大了。”

黄老五看看后窗,点头说:“行,明天我去弄一个回来拧上。”

陈辉看着打球的说:“生意还行不?几点开到几点哪?”

黄老五说:“还行,一般上午九点来钟开始上人,晚上九点十点散,现在还没有包宿的。”

小伟问:“这个还有包宿的?”

黄老五笑着说:“有啊,咋没有,以后包宿还得多呢。赌球的一般都是包宿干。”

小伟问:“那你们还得陪着啊?”

黄老五说:“看情况呗,比较熟的不陪也行,知根知底的,他也不能干啥,半生不熟的或者不能行的就得陪着呗,万一他拿几根杆或者把案子弄坏了咋整,到时候人都找不着了。”

说着话呢有人过来交钱,第六台也开始了,黄老五收了钱过去把球给摆好,走回来在墙上挂的一块小黑板上拿粉笔画了一下,记了个时间,然后从兜里掏了个小本出来,又记了一次。陈辉凑过去看着他写,问:“你这整的这么麻烦呢?得记几道啊?”

黄老五收起小本说:“这个是记账,那个是计时,一会儿就得擦了再写的。”

那边忽然吵吵起来,围着的人忽啦一下就散开了,连两边挨着的桌打球的都躲一边去了。

黄老五骂了一声走过去,小伟三个跟在黄老五后面。

第三张台子,两个人正在斗鸡,眼睛瞪的像泡似的互相瞅着,嘴里骂骂叽叽的,没动手,其中一个手里拿着球杆,另一个空着手。

黄老五走到边上问:“吵吵啥呀?咋的了?”

拿球杆那个用球杆指了指站着那个:“我这边打球呢,这个死逼在边上得巴得巴没完没了的,一会儿我打的不准了,一会儿手臭了,一会儿又说我手残了的,麻了个逼看个球你装什么逼啊?有能耐下来打啊。”

站着那个说:“咋的?我说你咋的了?你打球臭还不让人说啊?”

黄老五歪着头看着他说:“你嘎哈的呀?你打球不?”

那人说:“我看看咋的?不行啊?”

黄老五皱眉说:“你不打球看就看,把嘴闭上行不?你得巴啥呀?”

那人棱瞪着眼睛说:“咋的呀?我说咋了?不让人说就别基吧打,整不起还玩啥呀?”

黄老五问:“他不打了你给我钱呗?来来,六张桌,一天就算八个小时,七百二,来拿钱来,完了我把他们都清出去。”

那人一撇嘴:“凭啥管我要钱哪?我欠你的啊?”

黄老五眼睛一眯,说:“人家打球你得巴得巴不让人打了,完了你还不出钱,你这是纯心搅我买卖呗?你不打球你跑我这搅和啥?”

那人说:“你买卖跟我有基吧关系啊?干不起关门呗。开着门咋不让人进哪?”

黄老五上去伸手拽住他脖领子扭头对站在一边的黑子说:“看着点啊。”扯着那小子就往外走,说:“来来,咱俩出来唠,我就整不明白了,跑我这蹭暖气穷搅和你还弄出理了是不?”

那人使劲撕扯着黄老五的手:“你给我松开,我让你买卖开不下去你信不?松开听着没?”被黄老五拽着往门口去了,黄老五高高瘦瘦的没想到劲还挺大,而且总笑么次的,这暴发起来也挺吓人哪。

围着看的给让出了道,黄老五扯着人就出去了,黑子在这边说:“来来来,打球打球,看热闹的管点嘴啊,你不打就别瞎了了。来打球,你们这几桌我都给你们让十分钟。”说着过去拿粉笔给每张台子加了十分钟。

一个打球的笑着说:“哎,讲究啊,来来,谁再整一出,再加几下就不用给钱了。”大伙笑起来,打球的打球,看球的坐回火墙上,屋里恢复了闹闹哄哄的模样。

小伟和夏茂盛陈辉跟着黄老五出了门,来到外头坝子上,有几个愿意看热闹的也跟着跑了出来,缩着脖子抄着手站在台球厅门口看。

“你把我松开。”出了门地方大了,那人也来劲了,使劲摇晃着黄老五的胳膊,棉袄袖子撕扯之间挽起来不少,黄老五小臂都露了出来,上面被那人抓挠的一道一道的红印子。

黄老五抓着他领子往后一推,马上又一拽,然后猛的抡了一下,把那小子摔倒在雪地上,然后上去照脸上就是一脚,那小子啊呀一声捂着脸躺在地上,嘴里骂:“我操你麻打我,我买卖给你弄黄操你麻。”黄老五上去又要踹,小伟拉住他说:“行了行了,别打了,不累啊?小辉去开车,把他弄派出所去。以后有整事的老五你别动手,直接往派出所弄就行了。”

陈辉跑过去把车开了过来,夏茂盛拉开车门,小伟过去抓住那小子衣服把他提了起来,扯着扔进了车里,对黄老五说:“你看店吧,我送过去。”和夏茂盛两个上车关了车门,车调个头奔派出所去了。

黄老五用只一手搓了搓被抓破了的左手臂进了屋。看热闹的跟着走进来,纷纷问:“老五。这几个谁呀?挺牛逼啊。”

“那小子瘦不拉叽的真有劲我操,把人拎起来就扔车上去了。”

“老五,这三个谁啊?我看车牌是奉天的车。”

黄老五又恢复了那种笑嘻嘻的模样,说:“人家?人家能不牛逼嘛,这一片包括这个店全是人家开的,那饭店开业咱市老大和公安的老大全来了,你觉着人家牛逼不?”

“这不是你们开的吗?不是你们开的呀?”

喜欢春风二十年请大家收藏:()春风二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