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小白人(给有一套啊+9)

赵总在宿舍里看了一圈说:“行,管的挺好,小李娜都和我说了,你干的对,不听话就得削。看这多好,干净的,住着也舒服。这咋还有个姑娘呢?你也是来学习的啊?”赵总突然看到了躺在那里的孔老六媳妇儿,愣了一下问她。

孔老六媳女儿没吱声,孔老六站起来说:“我媳妇儿,跟我一起来的,我是来考证的。”

赵总问:“哪的呀?”

孔老六说:“我杯溪怀银的。”

赵总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拿被把脸蒙起来的孔老六媳妇儿,说:“在这住可以,住都住了,可别整别的事啊,老实儿住着,你这大半夜咕叽咕叽的再干点啥,我跟你说,这一屋大老爷们,真叫起兴了把你媳妇儿咋地了你可别找我,我不管。”

孔老六挠了挠头说:“没事儿,不能。”

这边几个人已经把李校长抬了起来往门口扶,赵总看了看孔老六,又看了看他媳妇儿,抬腿往外走,说:“胆儿真大,敢把媳妇儿弄这来住来,自己招愣吧,有事别找我啊。”

一群人把软成一堆的李校长给弄到了停在楼下的车上,赵总上了车,摇下车窗跟小伟说:“我记着你不是不住这吗?”

小伟说:“这不实习了嘛,我媳妇儿也住校了,反正就我自己,就住过来了,就几天。”

赵总说:“没事,住就住,我跟你说,把屋管好啊,那个啥的,带媳妇儿来那个,看住啊,别整出啥别的事来。”

小伟点点头,赵总说:“行了,上去睡觉去吧。”摇上车窗,车慢慢开走,小伟几个人进楼,一直默不作声的杨铁斌突然说:“这老头挺狠哪,啥话都能直接说,我觉得孔老六是没法接话,故意装没听清呢。”

几个人笑起来,夏茂盛说:“反正,我干不出来这事,挺邪兴的。”

李光钊说:“后半夜好几回了,我都听见几回了。”

夏茂盛扭头看着他说:“真的呀?我咋没听着过呢?”

李光钊说:“你那家伙睡的像头猪似的,别说这点动静,打雷你都不带醒的,能听着啥?”

杨铁斌笑着说:“我也没听着过,没在意啊。老李,听着动静没啥想法啊?”

李光钊说:“我又不是没对像,想啥?到是挨着孔老六那几个可遭了罪了,全是十六七没对像的,也不知道咋熬的。”

和门房大爷打了声招呼,几个人上楼回到宿舍。

这会儿宿舍里已经安静下来了,在这个年代,夜生活还不流行,东北做为全国重工业的核心,信息以及商业的滞后是非常明显的,就算奉天这个在这个时候国内排前三的地区,普通人也还没有夜夜笙歌的觉悟,所以晚上九十点钟,大街上就已经空了,居民区里更是难得还见着几家灯光。

除了还有两个穿着裤衩站在地上晾臭袜子的,所有人都已经钻进了被窝,包括出来考证还带着小媳妇的孔老六,这会儿也钻在背窝里,趴在枕头上和对铺的吹着牛逼,他小媳妇一脸幸福的样子依偎在他身边,看那样子半边身体都快挤到孔老六身体里面去了。

孔老六呲着金牙,手里拿着根烟,烟灰缸放在他面前的地板上,正哇啦哇啦的说着什么,左腿在被窝里在他小媳妇的屁股上磨蹭着。

小伟拿了夏茂盛的盆出去洗漱,夏茂盛就拿了李光钊的盆,李光钊看了看杨铁斌,然后直接脱鞋上炕,直接脱衣服躺下了,杨铁斌哈哈笑着拿了盆子走出宿舍。

等三个洗完,哆哆嗦嗦的回到宿舍钻进被窝,李光钊得意的趴在枕头上感叹:“哎呀,被窝里真暖和啊,我这裤衩都要穿不住了。”

夏茂盛跳上铺快速钻进被窝说:“你那是看着老六媳妇儿上火了,老六你小心点这家伙,要弊出问题了,你晚上小点动静啊,别把他刺激着了,他要疯起来俺们可拦不住。”

孔老六伸手在烟灰缸里掐灭烟头哈哈大笑,他媳妇看着这边说:“他有那胆吗?过来来,我搂你睡。”一宿舍的人都笑起来,跟着起哄:“过去老李,这特么太不给面子了也。过去啊。”

上面也不知道谁,说:“你们这些家伙,看人家搂媳妇儿就眼睛冒火,有能耐自己也领一个嘛。睡觉也不老实儿的,有这精神头给大伙唱个歌听。”

孔老六说:“我媳女儿唱歌好听,媳妇儿,来,唱一个让他们听听。”

他小媳妇儿就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慢悠悠的唱了起来:“圆圆的,圆圆的,月亮的脸,扁扁的,扁扁的,岁月的书签,甜甜的,甜甜的,你的笑颜,是不是,到了分手的时间……”

别说,唱的还挺有味道,也把房间内逐渐直奔幼儿园而去的大车给拉了回来。

一曲终了,大家鼓掌,上面那哥们说:“下一个谁?”这回小伟听出来了,正是王志龙大人。

没人响应,王志龙说:“杨长久,你来一个呗,你不是挺能唱的吗?”

杨长久在另一边的墙角说:“我不太会唱。”

王志龙说:“就你那天唱那个就挺,挺好听,唱吧,来。”

杨长久说:“那你们别笑哄我噢。嗯,咳,嗯。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两三岁上,没了娘呀,跟着爹爹好生过呀,只怕爹爹娶后娘呀,娶了后娘三年半呀,生个弟弟比我强呀,弟弟吃米我吃糠啊……”

他嗓子有点细,到是正好把这首歌整的悲戚戚的,一首唱完,半晌屋里也没个声音,王志龙叹了口气,在上面悠悠的说:“好,好好个事,让你整的,整的一股凄凉啊,感觉这屋里都,都冷了一点。”

夏茂盛突然说:“知道为啥刚才俺们三个是跑回来的不?”

也不等谁回答,他接着说:“刚才俺们在厕所洗呢,就看见厕所窗台儿上坐着个小白人儿,还朝俺们笑呢,俺们三声都没敢吱就假装没看着跑回来了,一会儿你们谁去上厕所小心点。”

杨铁斌说:“你也看着啦?我还以为你们没看见呢,都没敢说。”

小伟说:“我以为花眼了,真有啊?是不是没穿衣服,就坐那看着这边一动不动?”

正说着房门啪达响了一声,孔老六的小媳妇儿“啊”的一声尖叫,这下屋里所有人都吓住了,连编瞎话这仨都情不自禁的看着门那边。

喜欢春风二十年请大家收藏:()春风二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