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老爷们得熬

(收藏啦,推荐啦,正版免费看啦)

小红对小伟说:“就今天在工地上整的是不?我爸给你找的这什么破活啊?这不是找罪受吗?明天不去了。等我爸回来的。”

小伟抽回手说:“咋唬啥呀,干活哪有不磨手的,我这不是第一天没经验嘛,隔两天就好了。”

小红说:“那你明天还咋干哪?这接着弄不得疼死啊?”

小伟说:“没事,明天我不去弄砖了,光推车。再说我师傅明天就给我弄手套了,真没事。”

小红看着他的手,半天才点点头,说:“你自己招愣点,别像个傻子似的硬撑,不干这破活还能饿死啊?手坏了咋整?你别弄啦,一边看着吧。把手举起来点,那垂着血往下涌更疼。”

小伟把两只手像投降似的举在半空,说:“这姿势好看哪?”

王婶和小红被小伟一下子给逗乐了,小伟也跟着傻乐,气氛重新变得温馨起来。

做好饭,娘仨吃了饭坐到屋里看电视。

八点半,小伟累了一下午扛不住了,已经回屋睡下了。

王站长红着脸吐着酒气进了屋,刚坐到沙发上,小红撅着嘴瞪了王站长一眼,哼了一声,起来回屋去了。

王站长抬手在头上抓了抓,问王婶:“咋了这是?”

王婶看了一眼小伟,摇了摇头,说:“小伟今天上班,两只手都肿的像胡萝卜似的,丫头怨你给找的这活不好呢。也是,就不能找个轻巧点的?我看着都揪心。”

王站长乐了,看了看屋门摇了摇头,说:“哪有轻巧活?啥也不干就能挣钱我也想呢。大老爷们怕啥?还能比种地累呀?年轻不吃苦,将来吃啥?老爷们啊,就得熬,干几天看吧,看小伟自己的。丫头那,你哄哄。”

王婶点了点头。

……

第二天一早,五点半,小伟呲牙裂嘴的从床上爬起来,睡前还不觉得怎么的,睡一觉全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两只手火撸撸的,手指尖像要炸开一样的胀疼。

咬着牙穿上衣服,踩着鞋出了屋到厨房去洗漱,王婶已经在做早饭了,王站长还没起,小红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披头散发的站在厨房门口。

“鬼子哥,要不今天不去了吧?等手好了再去呗。”

小伟费力的握着牙刷刷了牙,把毛巾泡在水里沾湿了擦了擦脸,笑着说:“让你说的,就干一下午就跑了啊?那我还叫老爷们啊?这点小事算个啥,你赶紧洗脸,别一会迟到了让老师削你。”

小红撇了撇嘴,过来拿起小伟刚用过的毛巾拧了拧,在脸上擦了几把说:“我班级前十呢,老师稀罕还来不及,还削我。你自己干活着愣点啊,别傻呵呵的硬挺着,真伤着筋了没人伺候你。”

小伟说:“哪能呢,就皮上点伤,拿个砖头还能伤着筋,我是塑料人啊?”

王婶端着饭锅走过来,说:“赶紧吃饭,吃完饭都滚蛋。小伟这给你烙的饼,一会拿着,饿了嚼一口,这是装水的,背身上。”

小伟答应了一声,和小红两个人坐下来吃饭,王婶进屋去了,这会儿还早,还能睡一会儿。

吃了饭,背上军用水壶,把包好的饼装进军挎包背在身上,和拎着书包的小红一起出门下楼,出了门两个人一个往南一个往西,挥挥手,各自分开。

东北夏天天亮的早,三点半左右就亮天,这会儿大街上已经人来人往,牛奔狗吠了。

几家早餐小店开着,筋饼豆腐脑,吊炉饼,馄饨,包子馒头稀粥咸菜,油条豆浆,香味顺着轻风满大街的飘着,明明刚吃了早饭的小伟闻着香味肚子里咕碌咕碌叫了几声,咽了口唾添,揉了揉肚子,迈开大步往工地走去。

没钱买。

等他走到工地,工地上已经开始点卯了,老刘远远看到他进院,冲他招了招手。小伟赶紧跑过去,站到老刘身边。

“明天再早点,差一点你今天就没工钱了。”老刘压着嗓子对小伟说了一句,把手里拿着的一副手套塞到小伟手里,小伟伸手接过来,老刘笑了,说:“肿啦?疼不?昨晚睡着觉没有?”

小伟把手套往手上套着看,说:“还行,就是泡盐水的时候疼木了,没知觉了。昨晚睡的早,八点过点就睡了,还行,没那么疼。”

老刘伸手在小伟胳膊上拍了一下,转脸听工头讲话。

“……王一左,马明,刘老四,刘育红,张伟……”下面人一个一个喊到。

点完名,工头把花名册一卷拿在手里,说:“这两天倒梁,可能没那么忙,干活的事我也不说了,安全上我再说一次啊,别拿命不当事,你特么死了没啥,还得牵连兄弟们,牵连我,牵连公司,知道不?我跟你们说,你死了也逃不过去,谁作死你看着,赔偿我就不能让你家人平平静静的拿到手,你信不?完了我安排人天天去砸你家玻璃,你自己作死还不让俺们大伙好,你就是死了家里也别想好。”

下面工人哄笑起来。

工头拿花名册敲了敲手说:“一个一个嘻皮笑脸的,别觉得我说着玩。命是你自己的,就一条,再说了,出点啥事,不死也是残,你家咋办?马明,肖二蛋子,你们俩昨天工钱扣了啊,发钱前别和我默及。特么走几步道能死不?说了多少遍了吊盘不能上人,说了多少遍?明儿我特么也不管了,谁要坐的,上我这来写个保证书,死了算自己个的,按个手印,哪个孙子管你。”

“今天梁倒完,明天开始砌砖了啊,哪里砖还没到位的,今天加把劲,你不使劲,到时候耽误大工挣钱你得赔,听着没?新来了几个人,带人的师傅费点劲,多讲讲,啊,啥能干啥不能干勤叨叨点,出来都不容易,再说了,你带人也不白带,不是还有操心费呢嘛。”

“钢筋工细点心啊,扎结实喽,弯角的要到位,别弄的呲牙裂嘴的丢人,听着没?这楼盖出来要住人,要住十年二十年,兴许就有你自个家亲戚啥的,心里有点谱。行啦,就说这么多,上工。”

大伙哄的一声散开,说话的打闹的闷头走路的,往各自的岗位上走去,随即机器轰隆轰隆的响起来,工地上热闹起来。

小伟跟着老刘爬上顶楼,来到老刘的岗上,老刘把手套往地上一扔,一屁股坐下来,点了根烟说:“咋样?再推几圈?应该差不多了吧?明天要上沙灰了。别怕累,老爷们就得熬,熬出来就是龙。”

小伟挠了挠头,瞅了瞅支在一边的独轮车说:“能行吧?应该差不多。我推几圈看。”戴上手套,走过去拉住车把,忍着一使劲就来的疼痛,顺着空地推起圈来。

其实疼这件事,习惯就好了。

……

喜欢春风二十年请大家收藏:()春风二十年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