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章 锁定最后的名额

“且慢!”

苏杀有心要在家族高层面前出风头,于是肆意的笑道:

“杀鸡焉用牛刀?二位少爷身份何等尊贵,杀他岂不是脏了自己的手?还是由我来结果了他吧!”

说完之后,几步走到演武台边缘,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唐缺,颐指气使的叫道:

“小子,上来送死!”

哪知,唐缺置若罔闻,似乎将他的挑衅当成空气一般,没有任何回应。

见状,苏见麟顿时带头哄笑起来:

“杀哥,这废物都快吓死了,哪敢上台跟你对战?”

“就是,杀哥你抬抬手指就能灭了他!”

“上门狗,你不是厉害吗?怎么?怂了?”

“垃圾,废物!”

“……”

一时间,叫骂声再次喧嚣而起。

然而,唐缺只是抬了抬眼皮,嘴角露出一抹鄙视的弧度,轻轻摇了摇头。

所有人都能看出其中浓浓的鄙视之意。

“你这上门狗好大的胆子,还不滚过来受死?”苏杀怒骂道。

他有些生气。

整个苏家年轻一代,除了云雷二位少爷,他苏杀的修为是最高深的筑基巅峰,马上突破金丹境。

谁敢轻视?

但现在竟然被一个籍籍无名的上门狗给鄙视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苏杀恼羞成怒,抬手打出一道劲气,呼的一声直冲唐缺等人。

些许劲气,更是波及到了苏如意和韩旭等人。

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唐缺和他最亲近的人重创,非死即伤。

唰!

唐缺的脸色在刹那间变的十分难看,瞬间浮上了一层冰霜。

眼中,杀机凛冽,翻滚涌动!

然而,不等他的真气击中唐缺,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咻!

一道强悍无匹的无形气息宛如冰剑,凌厉而准确的插进了苏杀的胸口。

“死吧,哈哈哈哈,嗝——”

苏杀正在狂笑不止,根本没料到自己已经处在生死边缘。

等他感觉到痛彻心扉的疼痛传来时,已经迟了。

噗!

他张口喷出一道血箭,狂傲和放肆瞬间凝固在脸上,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随即,苏杀缓缓低头,看向胸口。

那里,没有任何血迹,但已经深深的塌陷下去。

皮肉之下,血肉模糊,骨头和脏器早已变成了渣渣。

随即,他的身体犹如一具僵硬的雕塑,轰然向后倾倒下去。

轰!

苏杀眼中一片死灰,气息全无。

这一幕实在太快,快的令在场所有人都来不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苏见麟试探性的走上前去,轻轻唤了几声苏杀的名字,见他毫无反应,这才壮着胆子将手指探到他的鼻子下面。

然后,脸色大变,急忙后退几步,

“死、死、死了……”

众人齐齐身子一颤,打了个哆嗦:

“什么?”

“杀哥死了?”

“不……不会吧?”

“……”

青伯见势不妙,几步走下演武台,快速来到苏杀身边,伸手去探他的气息。

随即,面色铁青,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唐缺,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言毕,青伯的身体突然猛地一振,灰色的雾气开始将他笼罩起来。雾气之中,透露着浓烈的杀气,几乎令人不寒而栗。

与此同时,一把白骨森森的骷髅大手从雾气之中伸了出来,伴随着青伯恐怖而刺耳的声音:

“桀桀,小子,受死吧!”

看见那对白骨手掌,唐缺心中顿时泛起惊涛骇浪,眼神也在瞬间变得凝重谨慎起来。

因为青伯现在使用的功法,他并不陌生,那是唐门四长老唐无机独步天下的独门秘籍!

玄级中阶功法,鬼王诀!

要知道唐无机作为当世高手排行榜前十名的绝对强者,一手鬼王诀使的是出神入化,能够以毒化气,再以气化形,形若实质。

尤其是化出鬼手,沾染了真气所化的煞气之后,上面带着的剧毒已非凡毒,粘之即亡,触之即气!

就算平常人不小心吸入一点气味,也会立刻肠穿肚烂而死,十分霸道!

在场众人皆是修道之人,知道鬼王诀的厉害,因此在看见骷髅手掌的时候,纷纷后退出十来米远才停了下来,远远围在一起看着唐缺,眼神里充满了幸灾乐祸的神情。

唐缺现在已经成了整个苏家的眼中钉!

所以,每个人都想让他死!

唐缺作为唐门弟子,自然知道鬼王诀的厉害,于是急忙让梁悠之和葛不凡保护着苏如意等人后撤,又将浑身真气尽数外露,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铜墙铁壁,牢牢挡在众人前面。

随即,又暗暗催动玄火,将浑身真气全部灌注在右手食指之上,几乎达到了透体而出的地步。

炽热狂躁的数千度高温,在他指尖跳跃欢腾着,散发着微不可闻的嗜血气息。

唐缺相信,凭借自己现在的修为,凌空一指的威力足以要了青伯的狗命。

至于在场的其他苏家族人,谁敢动手,当场格杀了便是!

就算三长老再厉害,也抵挡不住兽神白虎的威势!

就在青伯抬手,打算对唐缺展开攻击时,面色阴沉的三长老似乎突然察觉到了什么,高声喝道:

“苏青,住手!”

已经化作一团灰色寒气的青伯闻言,猛地停住了冲锋的步伐,不解的回头问道:

“三长老,这小子顽劣不羁,竟敢当众杀我苏家弟子,简直死有余辜,你为何要拦我?”

三长老起身走到青伯身边,不经意间用身体将他挡在身后,警惕的打量了一眼唐缺,尤其是看到他赤红如血的手指时,深邃的眼眸之中更是露出了一种异样的眼神。

忌惮!

甚至,惊惧!

但是很快,这种慌乱的情绪一闪而逝,除了唐缺,根本没人发现三长老的反应。

“咳、咳……”三长老干咳两声,面色随即恢复了正常,只见他笑眯眯的走到唐缺身前,说道:

“苏杀不知好歹,竟然用其他宗派的功法对本门弟子下毒手,死有余辜!唐女婿深明大义,替我苏家清理了门户,大功一件,简直是大功一件!”

说完之后,竟然拍了拍唐缺的肩头,对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随即,他又走回青伯身边,厉声喝道:

“还不去给唐女婿准备进入藏龙洞的物品?”

青伯不懂三长老为何会向着唐缺说话,愣愣的问道: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滚!”

三长老一声爆喝,吓得青伯急忙散去周身毒雾,骷髅手掌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气呼呼的瞪了唐缺一眼,冷哼一声便按照三长老的吩咐办事去了。

台上,苏云和苏雷亦是迷惑不解,但他们没有胆量质疑三长老的威信,只好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几句,分明是在商量着什么计划。

“唐女婿,这边请!”

三长老爽朗的伸手将唐缺拉上台去,跟苏云和苏雷两位天才并排而立,随即用如雷贯耳的声音高声宣布道:

“本次大比进行到这里,也算是圆满落幕。苏氏三杰已然脱颖而出,他们就是你们面前的三位天才,云少主,雷少爷,还有临海苏家的唐女婿!”

“吩咐下去,临海苏家荐才有功,从即日起升为二等家族,统领云海地区的所有苏家势力!”

“大家一起向三位天才表示祝贺吧!”

说完之后,带头鼓起掌来。

台下众弟子虽不情愿,但没人敢忤逆三长老的意思,因此掌声如同雷鸣一般响起。

三长老欣慰的看着唐缺,笑道:

“唐女婿实乃苏家年轻一代的楷模,老夫见你十分喜欢。不如这样吧,今日来我府中一饮,聊做饯行。等你们从藏龙洞中归来,到时候整个苏家将集体为你们举行庆功宴!”

唐缺见无法推辞,只好答应下来:

“多谢三长老美意,只是如意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先让人送她回临海,一会直接去长老府上便可!”

“那好,恭候大驾!”

说完之后,三长老带着苏云苏雷等人离开,留下数千名苏家弟子大眼瞪小眼,想要对唐缺动手但却没那个胆量,只好纷纷小声骂着离开了!

唐缺没有机会他们,而是拉着苏如意和梁悠之等人快速离开演武场,直到进了车才急促的说道:

“快离开这里!”

梁悠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疑惑道:

“去哪?”

唐缺略一思索,问丁一鸣道:

“此去神剑阁,需要几天?”

丁一鸣答道:

“少则一天,多则三五日!”

“那好,我要你带着苏如意和韩旭,即刻出发去神剑阁,要是有人拦路,格杀勿论!”

丁一鸣知道唐缺的为人,要不是情况危机,绝不会如此说话,因此一口答应下来:

“是!”

吩咐完丁一鸣后,唐缺又对梁悠之和葛不凡说道:

“有劳二位,去临海将我岳父岳母,还有苏菲和苏大宝一起接来,前去神剑阁回合。”

二人答道:

“是!”

“如有苏家弟子横加阻拦,直接格杀!”

“好!”

……

长老府中,三长老面色阴沉的像是雷云风暴,咬牙切齿的对青伯吩咐道:

“传令下去,将和唐缺有关的所有人等全部软禁起来。只要唐缺一死,我就要让这些吃里扒外的家伙付出代价!”

青伯笑的十分阴险,答道:

“您老放心,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三长老又对苏云和苏雷吩咐道:

“进入藏龙洞后,自然有唐门高手暗中出手,必须将唐缺杀死在藏龙洞中,我要让他尸骨无存,魂魄无归!”

二人闻言大喜,忙不迭的答应道:

“有我兄弟二人在,保管让他生不如死!”

……

喜欢超级上门女婿请大家收藏:()超级上门女婿新更新速度最快。